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万伯翱:复苏

来源:     作者:万伯翱     编辑:史佳林     2022-06-22 15:55 | |

去年,友人小宋从河南西华县邻近的鄢陵花乡,历经千山万水,用大卡车拉来了三株大盆景,到京后又租吊车送到我女儿在北京昌平郊区一个篱笆小院里了。三株盆景一字摆放在院子里朝阳的北侧,来时正值金秋艳阳天,它们满身的绿叶密密匝匝,在入冬前纷纷变黄或变红,风扫叶去,在阳光下露出光秃秃又十分清晰的粗粗细细大大小小的筋骨了。

京城的隆冬当然是北风呼啸,大雪纷飞,老天爷变大阴脸时,会突然降到滴水成冰的零下15度左右呢!

当知青时,我在果园劳作多年,知道如何对树木栽培管理和御寒防护,入冬前忙请人把这三株盆景从头到尾全部包裹上,搭起三座绿色的纤维防护棚。最大的白蜡树盆景高1.5米许呢!据说已有百年沧桑了,两个人根本搬不动;次之的三角枫也有60来年了;最小的映山红正逢30来岁芳龄呢,干脆也陪长辈们在外过冬吧!也算是“老中青”三结合了。

人与植物、动物休戚与共。没有地球上的江河湖泊和大海就没有植物,没有森林,没有草木植被,怎么会有人类和动物呢?这个道理我在乡下当知青“修理地球”时就懂得了!所以格外疼爱新搬迁来的一株株绿莹莹鲜活的生命。他们在漫长的风雪冬季,看似没有了什么生命的迹象,其实都还活着,不过是暂停止水分和营养的输送,冬眠起来罢了。当大雪封门时,我就提心吊胆:“可别冻死了,多不容易,都在世间存活这么多年了!它们离开了熟悉的中原大地,离开了那里的气候与环境,第一年‘晋京’可别死在我舍里院中呀!”天晴又有温暖阳光的日子里,我忙拧开防护棚上封闭的螺丝,让他们都见见久别的阳光,透透大地上充足的氧气。虽然在漫长的休眠中,不怎么需要水和光了,但我这个多年的园艺工还是坚持每月浇水一次,让他们的“微毛细血管”多少接受和呼吸点“万物生长靠阳光”和“水是植物的命脉”的关爱吧!

“二月春风似剪刀”!终于熬过了风击雪冻。“阳气在田,万物生焉”,进入阳春三月,大地解封,万物复苏。我轻轻地用手指折了折它们的细弱枝条,都还有些弹性,我估计都可能还活着呢。但它们的物候期显然早晚不同,60多岁的三角枫首先在二月底三月初萌出尖尖的叶芽,绽裂,探出浅浅黄淡淡绿寻找春的气息——活了!30多岁的映山红,开始是小米粒般的叶芽,很快如鳞片似的开始每枝绽放出细眉似的两三条小叶,也萌动出了生命迹象!

只有“百岁老人”,已是阴历三月初几了,白蜡树里里外外皆是灰蒙蒙一片,我几乎一天看个两三遍,仍不见返绿生机。有一天驻足良久,细细观察去年生出的细枝,还是折不断呢,似乎还未彻底死掉。到了三月三这天,惠风和畅,我这个当年的老园艺工眼明心亮,在他的第六层最顶端小枝上发现了两小叶嫩绿毛尖叶片,可谓此树的东风第一枝呢!啊,“老中青”终于在我手里又都活过来了!

娇艳桃花盛开时的三月十五日,北京十年不遇的桃花雪竟然铺天盖地而降。我顾不上怜惜红光灼灼的桃花,因为那三株“老中青”刚刚被星星点点萌发出的嫩绿布满新胎时,突遭如此大难,我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马上令女儿一起把拆下不久的绿色保护套赶紧给盖上,重新遮挡劲风急雪。要知道晚上骤降了十几度,已达到零度以下了呢!而且这场罕见的鹅毛大雪整整两天两夜满天飞舞不停呢。躲过此暴风雪一周后的三月下旬,白蜡六层的每层每支皆争先恐后冒出片片新绿,铁骨百年老树竟全面复活,开始发新芽、抽新枝了!

再看映山红,如少女点唇胭脂般花苞布满了枝头。三角枫同样是新翠嫩绿欲滴,密叶在骄阳下还闪闪发亮呢!

三株“老中青”北上以来,喜忧参半,我谨代表园艺工和喜欢盆景的人们向三位深深地鞠躬道歉:“你们原本皆是原野大山中自由生长成的落叶树木,都是根深叶茂高大威风的乔木。可偏偏为了人类的居家观赏,而被迫栽培进了憋屈的庭院花盆中。你们还要遭受铁锯钢剪翻盆倒土的‘伺候’,几乎年年不停地被砍伐和修剪;有时还要根据花匠和主人的需要,任由铁丝牵拉、木块石头拱顶,被‘私人定制’成各种人类需要的形状与模样呢!”

默默无言的三位“老中青”似乎苦苦向我哀求:“放过我们吧!我们虽然不是金镶玉嵌那样珍贵,但也讨厌京城的水泥地上、烈日下的酷夏蒸烤呀!”北京马上进入夏季,气候炎热。到那时,我这个园艺工,一定要一日三喷水,五日一浇水到根部,为诸位消暑降温,才得使我在空调屋中安心一些呢!

人啊人啊,有时就是这么盲目追求享乐和长寿,时常而空自悲悯。

“我们的同胞,一时数不清有多少代的祖先在中华大地繁衍生长,与地球共存。我们有一位最老的老祖母,经你们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专家和联合国的有关权威鉴定:我们这位老祖先极为聪慧,已经在山东莒县生长了近五千年春秋了,在这个风水宝地,她密密麻麻树冠根系占地有五六亩地呢!她每天吸收近2吨丰富的地下水供养自己。她总是‘沉默是金’,我们这些子子孙孙,从未听她老人家向人类乞求过什么,更别说乞求半句长生不老的金句了。她只是在内心深处感谢人类,没有砍伐、焚烧、移栽,只是允许我祖先在原地自由自在地生长着呀。”

老朽笔者斗胆代表我庭院中的三盆“老中青”和这位五千年的银杏老祖先说两句:“一百年后,希望大家都健在,请诸位都能到莒县硕大无比的银杏树冠下,来茶叙和歌舞,庆养生长寿呢!”(万伯翱)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