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趣评_评论_新民网_为民分忧 与民同乐

首页

新民报系数字报纸

区县数字报

评论

视频

新民e会

房产

资讯

购物

汽车

上海慈善基金会官方论坛

法院频道

市民用电

手机新民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评论 > 杂文趣评

 新闻列表页
  • 中国“问题太多”源于“领导太少”?

    来源:红网2009-05-08 12:32
      去年冰冻雪灾,四川34名民工前往郴州进行电力工程抢修,但工程款拖欠一年讨要未果,这起维权案得到省长蒋巨峰4月7日批示后,于4月27日圆满解决。(《成都商报》5月5日报道)   34名农民工讨薪一年未果,省长批示后20天解决。又一个久拖不决问题因“领导过问”而得到了迅速的解决。这些年来,类似的事情屡屡见诸报端,难怪有人感叹“领导说一句能顶老百姓说一万句”,也难怪有人质疑“领导批示之前相关部门干什么去了”,大声疾呼要对推诿扯皮的部门和工作人员严厉问责。   大到杀人案17年不破、野蛮拆迁,小到孩子患病无钱医治甚至街头垃圾无人清理,种种问题往往只有在领导的过问下才能得到重视和处理。可是,领导也非三头六臂,大事小情事必躬亲根本不可能。运气好的人能够顺利得到领导批示,运气不好的人除了踏上漫漫上访路或者选择偃旗息鼓忍气吞声,还能怎样?   难道,中国“问题太多”的根源在于“领导太少”?果真如此的话,多配一些领导,比如说一个公民配一个“市长”、一个村子配一个“省长”,是不是所有的问题就都能迎刃而解了呢?这显然是一个笑谈。建议领导今后在帮助群众解决具体问题和具体困难的同时,更要反思群众“有困难只能找领导”的深层次原因,过问一下公务员监督制约机制和问责机制的落实情况,不要老是可怜巴巴地替下属“擦屁股”。 [全文]
  • “贱女孩”凭啥成90后第一文学偶像

    来源:红网2009-05-07 12:47
      90后贱女孩,最近火的厉害。正好,笔者的嘴巴也正上火。所以,两把火烧在一起,只能是越烧越旺。   其实不大乐意去针对这些90后去说些什么,毕竟他们还很年轻,刚刚对社会有些概念,但大多数90后尚在校园内演绎着青春。   5月4日《北京青年报》发布了一条题为《大胆另类图文蹿红网络“90后贱女孩”出书引争议》的新闻。原来在网络上火了这么长时间的包包与阿紫推出了各自的自传体小说《疯长系》和《光与影》。其实大家都很明白,这都是炒作下诞生的结果,有多少水分各位看官的心理很清楚。这年代,没有人不想出名,没有人不想在出名后继续炒作,尤其是靠炒作出名的人。   让笔者无法理解的是,两本书竟然公开宣称这是“90后第一文学偶像坦承叙述脑残一代的非主流生活,全面破解火星文背后的爱情语文和叛逆成长”。实在是可笑的很。   笔者质疑一:“90后贱女孩”什么时候成为文学偶像?   突如其来的文学偶像,通过晦涩的过去,忍不住在书商的操作下讲述下常人难以启齿的阴暗青春。固然,此书定可以给书商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而“90后贱女孩”也会因此迅速成名。   但是,姐妹二人究竟会不会成为偶像呢?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书商、媒体为何要一再的去揭开别人的伤疤去炒作别人,肥了自己呢。敢肯定的是,至少“贱女孩”现在还不是文学偶像。想成为80后的韩寒、郭敬明、张悦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艰辛道路要走。   笔者质疑二:90后等于脑残一代?   相信脑残只是一个片面的概念。有多少90后心甘情愿被称作脑残?从语言上来说,脑残是对人的不尊敬。“90后贱女孩”的新书出版商公然称90后为脑残一代,有失公允,有侵犯90后名誉权的重大嫌疑。   此次书商是名震江湖的路金波先生,曾经的80后文学偶像韩寒、郭敬明等人的书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出自其手。在造就了80后文坛的“文抄公”郭敬明后,他将手很快地伸向了自称“90后贱女孩”的双胞胎姐妹。这也难怪,本身网络人气高涨的她们为路金波减少了相当的前期宣传。但是,路金波不应该盲目的用“脑残”来形容90后。   最后,不管纯粹的商业炒作也好,单纯的图书宣传也罢,娱乐圈的潜规则越来越呈现低龄化,值得全社会关注。 [全文]
  • 别把大学生村官不当大学生

    来源:红网2009-05-06 13:19
      五四青年节,云南省召开大学生村官代表座谈会,有大学生村官代表说,尽快实现从大学生到村干部的角色转换是每一名大学生村官面临的首要问题。“我主要从观念、认识、角色3方面来努力,尽快从一名大学生转变为农村基层干部。面对的是农村群众,我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大学生,要和农民交朋友,从内心深处把自己当成农民的一员。”(5月5日《春城晚报》)   这位大学生村官的发言很有代表性:成为农民的一员,和村民打成一片是许多新上任的大学生村官的努力方向。然而,大学生当村官的目标就为了从观念、认识、角色上成为农民吗?这恐怕有违选聘大学生当村官政策的初衷。大学生今非昔比,面对严峻的就业压力早就放下了所谓“天之骄子”的臭架子。我见到的某些大学毕业生早失去了棱年轻人的棱角、说话唯唯诺诺、做事战战兢兢。丧失了往日意气风发、想大干一场的冲劲。我所担心的不是大学生眼高手低看不起农民兄弟,不能融入农村,而是怕他们妄自菲薄,丧失了大学生的本真。也就是说,大学生村官们别把自己不当大学生,当地的村民或领导也要重视人才,不要把新来的村干部都当做大老粗。   前不久,我看了《高考1977》的影片,讲的是1977年恢复高考,东北某农场的知情参加高考的故事。当年,知识青年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乡下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到了农村广阔天地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影片中,这些知识青年们成天干着体力活,不是扛大包,就是耕田犁地,和农民并无两样。这些片段令人心中很悲凉:青年不是用知识去改变农村的,而是让他们再教育改造成农民,荒废了知识学业。革委会主任老迟心理很矛盾,既想让他们幸福成才,又担心农村留不住人才,生怕这些年轻人都走了,完不成农场的任务,为了留住知情,于是千方百计不准他们参加高考。   当然,国家选聘大学生担任村干部,和当年知情“上山下乡”的时代背景和历史使命不同。从知识层次来讲,今天大学生的文化水平应该比当时知青的初高中学历强,放下身价,倾听农民的声音,和村民打成一片,向农民学习固然很重要,但也不要把自己完全当做农民,请一直保持着大学生的本色,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要独立思考。不必回避农村的现状,村民普遍文化水平不高,有的还是文盲,他们很可能会占着“吃盐比你吃米还多”的资历来“改造”大学生,只有独立思考了,大学生村官才不至于言从计听。不可否认,深植中国农民思想深处的劣根性,一直成为经济发展、社会文明进步的桎梏,大学生也只有独立思考才能独善其身,才有用知识扭转这种劣根性的可能,否则随波逐流,真的就如同当年的知情被农村改造了。   知识能为农村带来什么?即使不是农学专业的学生也可以大有所为,除了利用自己的知识技能外,或许还能尝试更高层次的改良。以前看过一个关于学生村官的纪录片,那个干满20岁的年轻人的名字我忘记了,他在农村所作所为却令我震撼。凭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他按照书本上的民主理论,尝试着改革本村的选举方式。大人们都觉得他太幼稚,书生意气,可他却始终怀揣着理想的治理模式。虽然最终失败了,但实践民主的努力却值得肯定。怕就怕,残酷的现实把大学生心里那弥足珍贵的理想都湮没了。 [全文]
  • 领导的亲戚太有钱也不一定正常

    来源:红网2009-05-05 14:12
      今年年初,云南盈江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排正忠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引起关注的并非他的工作,而是一起看似普通的盗窃案。3名小偷潜入其家中实施盗窃,盗得现金80万元。一个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家中居然有80万现金?!相关部门对被盗金额到底是多少闪烁其词,让这起事件变得更加神秘起来。记者日前获悉,排正忠现仍担任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职务,他承认家中被盗金额确实为80万元,州纪委已介入调查。对这些巨额现金,排正忠已分别说出了来源:其中大部分为家中亲戚做生意的货款和周转资金。(5月3日《都市时报》)   官员家失窃,往往因“损失巨大”引起公众的质疑。排正忠家中失窃现金80万元的事情,更因当地相关部门的闪烁其词一度扑朔迷离。现在,当事人终于出面回应了,一是正式证实自己失窃的现金确实达到80万之多,二是解释巨款并非自己所有,而是亲戚的。   排正忠的解释是否属实,应由当地有关部门调查后下结论。不过,我还是对此有点疑问:亲戚家的钱,为何要放在排正忠家里呢?80万现金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另外,既然钱是亲戚的,来源非常清楚明白,为何窃案刚曝光时,当事人排正忠甚至当地的相关部门对此都讳莫如深,未能及时公之于众,等到事情过去好几个月了,才作出如此解释?   即便80万元确系排正忠亲戚的,也不一定就正常。能够把80万巨款放在排家,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亲戚做生意,排正忠参与了吗?即便没有参与,他肯定也对亲戚所做的生意非常清楚,贵为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他为亲戚的生意提供什么便利了吗?这些,恐怕都须得查上一查。   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和公众监督意识的增强,现如今的腐败行为越来越隐蔽了、越来越讲究策略了。以前,官员明目张胆富自己,现在不排除有聪明的官员暗度陈仓富亲戚——先保护好自己、让亲戚先富起来,等条件成熟了再“分红”。“清廉”的领导身边却团结着一个或一批大款亲戚的现象,也应该引起纪检部门的足够警惕。 [全文]
  • 人均看上一本书的目标很雷人

    来源:红网2009-05-04 12:47
      为加强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云南省委、省政府下发文件,要求省级财政每年按照农民人均0.5元的标准安排文化惠农活动补助经费。云南省专门建立“文化惠农活动专项资金”,并出台相关管理办法,保证专款专用,确保全省农民群众充分享有文化基本权益。(5月3日《人民日报》报道)   到2010年,云南省将做到农民群众人均每年看上一本书。人均每年看上一本书,也就是保证让每一个农民一年当中起码翻完一本书。这恐怕是一种典型的政绩工程,当然也是一种政绩大跃进。   并不是每一个农民都经受过教育,甚至有一些农民兄弟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全,认不了,你让他怎么去读完一本书?   即便经受了教育,即便是经受过高中阶段的教育,即便每一个农村都有一个图书馆,是不是就能说明每一个农民每年都能够读上一本书呢?绝不是,有些人离开学校恐怕就与书籍拜拜,而真正从事了农业生产之后,除了必须的农业科技书籍之外,他终年未必就能够愿意读上一本书。而另外一些为生存为温饱而奔忙的农民,更不太可能有时间学风雅秉烛夜读,他们宁愿串串门,聊聊天,看看电视,也不会每年看上一本书。因此说,做到农民群众人均每年看上一本书,既无事实依据,也非农村农民的真实精神生活需要。   换个方式探讨一下此问题,提倡官员每年或者每月读几本书,这个要求并不高,但果真官员会每年或者每月读一到数本书吗?也不可能,即便每年检查官员的读书笔记以督促读书的效果吧,但仍然有大量的官员作假,假读书,假读书笔记,而并没有几个真正的检查者会较真官员的笔迹与秘书是否“雷同”。   官员每年或者每月读上一本书,本身就够雷了,让农民每年读上一本书,岂不更雷?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很可能使1800余万元资金打了水漂,满足的是官员们的政绩工程之所需。   “做到农民群众人均每年看上一本书”,能达到这个目标的方式,恐怕只能是“小人书”,因此说它是一个虚幻的空中楼阁式的工程。倒不如以一村或数村建立一个流动图书馆,各乡镇各县定时流动图书这个硬目标来得实在。 [全文]
  • “小学生作业”如何才能难在“点子”上

    来源:红网2009-04-30 13:33
      一套小学生三年级语文作业题,难住了长春某大学副教授蔡先生。对于外甥女的语文作业题,这位副教授如此坦言:“如果不查资料,我百分之三四十的题都答不上来。此前,也曾经有媒体报道大作家王蒙评价他上初一的孙子的语文试题时说:“我做过几次他的语文测验卷子,都不一定能得60分。中国的作家、教授都不会做中小学生的语文作业,对于这样的新闻,真不知是喜还是忧。(《深圳商报》4月27日)   学生学得怎样,当然有必要用做题的方式来巩固,并以考试的形式来检验,但是小学三年级的语文作业题居然难倒了大学副教授,如此高“难度”的作业和考试或许会被认为可以考得出“水平”。   应该说,小学生作业难倒大学教授,其实不必大惊小怪。在国外,很多小学生作业都需要学生去翻阅大量文献资料,并独立做出很多的创新与科研工作,可以说,调动学生全方位思维的能力,恰恰是学生作业的宗旨和目标所在,这些作业甚至完全可以没有正确和标准答案,甚至完全可以是大学里也没有人研究过的课题。从这个角度来看,难倒大学教授,并不能证明小学生作业就有难度超标。   不过,问题的关键在于,国内的作业,以及包括奥数在内的各类考试,它们难得并不在地方,要么是题目出的非常的偏,要么则是为了考住学生而故意在题目中设置难点、制造陷阱。当学生的学习好被等同于偏题怪题做得好时,显然已走上了一条与教育规律和本质完全南辕北辙的歧路,这样的“难题”当然也就令人不敢恭维。   事实上,与其说难倒大学教授的这些作业水平很高,毋宁说反衬出这些作业题及相应考试结果的参考价值不大:考不好的未必水平就低;考得好的也难说能力就强。但是,既然学生的好坏优劣一定要由考试分数和答题的对错来加以区分,于是,“考倒学生,考住学生”成为出题者的目标也就并不奇怪了。而在应试教育和“唯分数是举”意识的驱动之下,也就无怪乎与能力无关的怪题、难题成了小学生作业和考试中的普遍现象和潜规则了。当我们的考试越来越接近孔乙己时代“茴字的五种写法”时,这样的的教育考试模式,显然是一种倒退而非进步。   基于上述视点,真要让小学生的作业题难在“点子”上,打破应试教育窠臼这一听得耳朵起茧的老话题恐怕还得继续老生常谈下去。 [全文]
  • 小沈阳获劳动奖章,为什么呢

    来源:红网2009-04-29 12:00
      小沈阳得了“五一劳动奖章”!昨日(27日),沈阳市总工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前期公示的“沈阳五一劳动奖章奖状获得者名单”中的沈鹤,确为小沈阳。经过层层选举、推荐、申报等程序,小沈阳成为此次获表彰的、艺术传播领域仅有的两名“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之一。(4月28日《长江日报》)   小沈阳能不能获得“五一劳动奖章”,其实并不是问题,因为小沈阳的从艺经历告诉了我们,小沈阳今天的成名来之不易,小沈阳也完全有资格获得“五一劳动奖章”。但是,奇怪的是,在小沈阳未成名时或未拜赵本山为师前,为何不能获得“五一劳动奖章”呢?而小沈阳成名了,大红大紫了,各种荣誉也就如影般随之而来。   正如影星王宝强,未成名前默默无闻,谁也不会在乎。成名后,家乡便将其当成了宝贝。不仅很荣幸的当上了邢台市政协委员,甚至家乡领导还承诺帮助王宝强解决他的婚姻问题。对王宝强的这种“关怀”,家乡领导可谓无微不至!便是王宝强的亲身父母,也是自叹弗如。   实际上,领导的承诺也只能算是一句玩笑话。想一想,在我国但凡名人谁愁找不到老婆?只听说某人出名后立即换老婆,却从未见过名人娶不到老婆。还是常言说的好,人怕出名猪怕壮。一个人一旦成名了,便可以从此平步青云,仿佛一夜间达到了人间富贵的顶端。名有了,利自然来了。且有诸多名利,还会主动的送上门。即便你想推辞,也会是盛情难却。哪怕你自知受之有愧,可既然自己成了名人,便由不得自己做主,只好笑纳了。   小沈阳和王宝强有着相同之处,他们来自农村,出自于民间,身上都有着草根精神。他们的成名,既有偶然也有必然。偶然是被某著名导演或艺人发现,必然是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下依然执着努力,从未放弃过对理想和艺术的追求,以至一朝成名天下知。从某种意义上讲,小沈阳获得“五一劳动奖章”和王宝强当上政协委员,都是当之无愧的。   可问题是假如他们没有被人发现或仍是一介草根,那些荣誉还会属于他们,家乡还会将他们当成宝贝吗?势利的社会造就了势利的待遇。古人云,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居深山有远亲!你出名了,不但是自己有了“脸面”,就是家乡也沾了光,也有了“脸面”。名人就是名人,名人的住宅会成为“名宅”,名人的家乡当然也就是“名乡”了。   中国人喜欢攀亲戚,攀亲戚的目的,不是稀罕你这个人,说白了还是稀罕你的名气和财富!不信你试试,哪一天你若一无所有了,看看还会有谁给你高帽戴,有谁和你攀亲戚?因此,小沈阳获得“五一劳动奖章”不应该受到怀疑,令人怀疑的倒是这个“五一劳动奖章”,是不是被人当成一份“礼物”送给了小沈阳,以此来表示,某些人对小沈阳的“关怀”很是备至呢? [全文]
  • 买房送新娘,不如送离婚

    来源:红网 2009-04-28 13:47
      上周,北京金泰地产推出的“买婚房送新娘(售楼小姐)”活动,雷倒了中国的老少爷们儿。“效果”如何不知道,“笑果”倒是很明显。不少人说,买得起婚房的人自然不需要开发商搭配的“新娘”。   买得起婚房的人真的不需要开发商搭配的“新娘”吗?我看未必,人家买得要是二房、三房甚或N房呢?事实上,中国买N房者大有人在,而且名副其实,是给二房、三房或者N房使用的,不过是有夫妻之实无夫妻之名罢了,这在商界和官场早已经成为了不公开的秘密。   当今中国男人的“三大喜”是什么?“升官、发财、死老婆!”男人有钱就变坏,尤其是中年以上男人,一旦有了钱和权,没有几个对“糟糠”疼爱如初的,与“狐狸精”的风骚浪漫、细皮嫩肉、莺歌燕舞相比,“黄脸婆”老气横秋、皮粗肉糙、河东狮吼,二者一个天一个地,也难怪一些高官和大佬整天眼巴巴盼着“死老婆”,为“青春无敌”和“青葱岁月”让路,甚如原河南省副省长吕德彬之类的人干脆就雇凶宰了糟糠。   但迫于脸面,摄于婚姻法规,中国的大佬和高官再怎么造次,糟糠健在,也很少有人给二奶、三奶以“新娘”的高规格待遇。因此,金泰地产“买婚房送新娘”,只是一块闻着香而没人敢吃的肉罢了,哪个有头有脸的人愿意成为万人斥骂的当代“陈世美”?   与北京金泰地产的“买婚房送新娘”相比,近日西班牙推出的“买新房送离婚”显然就高出一筹。据媒体报道,西班牙韦尔瓦省房地产商Geimsa说,客户只要购买一套价值6.8万欧元(约合8.84万美元)的三居室,商家将出资雇用离婚律师,免费为客户处理离婚事宜。(4月26日新京报)   西班牙这家房地产商真可谓号准了包括中国男人在内的天下男人的脉。不信你看:3月26日,我国著名地产学者、北京师范大学的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在一个房地产高峰论坛上指出:“现在离婚率比以前高了很多,理论上离婚就需要两套房子住人。我们还发现同居的人现在大量增加,同居也是需要房子的。有的人有两个三个家庭,也都需要房子”。   不难看出,中国目前最需要的不是“买婚房送新娘”,而是买房“送二娘”、“送三娘”、“送N娘”。因此金泰地产的思路对头,但方式有偏差,笔者建议改成“买房送秘书”、“买房送保姆”、“买房送保健医生”之类的,“聪明人”自会心领神会。   当然,如果中国的房地产商也能向西班牙学习,“买房送离婚”,那么有钱的大佬和高官就可以放心地购买二房、三房和N房了。“大佬”们有的是钱,只要你能帮忙搞定“前妻”,让他买你的房子不是问题,而中国房地产市场也必将如董藩教授所说的“一派红火”。 [全文]
  • 医生得了便宜还卖乖

    来源:红网2009-04-27 12:49
      中国内地医生有百分之九十一点九认为自己付出与报酬不相符,超过一半认为医师的收入差于教师。这是中国医师执业状况调研报告提供的数据。(4月26日《武汉晚报》)   看完这篇新闻以后,我忍不住笑出了眼泪,这个调查报告的始作俑者,比小沈阳还搞笑呢,明年的春晚就让他们上,准保能让观众笑破肚皮。中国内地有二百零五万名执业医师,他们只是对三千一百八十二名医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就敢把调查结果拿出来“晒”,真是光腚子撵狼——胆大不害臊啊。试问,这样的调查结果如何能让人信服呢?如果这样的调查结论也能当做权威信息来发布的话,那以后就干脆调查两个人算了,岂非更省事吗?   既然是调查,问卷设计就必须科学,岂能当成儿戏呢?他们居然调查医生的付出是否与报酬相符,简直是在开国际玩笑。如果有人调查是否想要自杀的话,一定会有很多人回答是的。何也?因为很多人都是抱着游戏的心态参加调查的,根本就不会说实话。那些接受了调查的医生就是典型的例证。他们实在是不像话,在回答调查问卷的时候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竟然有超过一半的医生抱怨自己的收入比教师差。这种对比根本就是大错而特错的,简直让人笑掉大牙。救死扶伤的白衣战士,觉悟怎么就这么低呢?为何不与那些农民工比一比呢?   俗话说:“得了便宜还卖乖。”欲壑难填,贪得无厌,人心不足——蛇吞象。现在,有一股歪风邪气必须刹一刹,那就是有些人根本就不讲奉献精神,只讲索取享受,他们就是把银行搬回家也不会满足。其实,医生是个非常好的职业。他们正常的工资虽然不是很高,但是每月奖金的数量非常可观,比那些工人的月工资都高。比如,县级医院科主任的月奖金都能达到三千元以上,暗地里还能拿到多少药品回扣、器械回扣,只有上帝知晓了。你不信?那就看看周围那些大夫开的豪华汽车吧,他们光靠工资收入能买得起吗?医生还有一个更大的灰色收入——红包。目前,我还没有发现不收红包的医生呢。据说,一个县级医院的名医一年红包收入就多达十几万,几十万。贪官用权贪,医生用刀贪,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佩服。患者就是怒发冲冠,义愤填膺,又能到哪里去说理呢?   常言道:“无风不起浪。”中国医师协会兜售出这样一个调查报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是想要提高医生的待遇。羊毛出在羊身上,患者的负担已经够重了,还要榨取病人的钱财去满足医生的贪婪欲望吗?他们就是打死我,我也坚决不同意。你呢? [全文]
  • 我们已步入“生存证明”时代

    来源:红网2009-04-24 11:23
      省直离退休人员需要特别注意了,如果在6月19日还未能进行生存资格审验的话,广东省社保基金管理局将按规定从7月份起暂停发放该人员的基本养老金。(《广州日报》4月23日)   说起来,领取养老金需出具当事人“生存证明”,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据笔者所知,在广东之前,至少有江苏、河北、广西等多个地方都先期这样做了。看来,无论群众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赞成不赞成,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一不小心,我们已步入了“生存证明”时代。   只是让笔者越想越感到糊涂和不解的是:大活人一个,本身不就是“生存证明”吗?干嘛无视大活人的存在以至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莫非“死亡证明”太孤单、太寂寞,需要一个“生存证明”来陪伴、来冲冲其中的阴气?   显然,我们不能这么理解。比如,对于社保基金管理局人员来说,人少事多是一个客观存在吧。再比如,欺诈冒领的事,仅靠一个社保基金管理局就能毕其功于一役么?何况,很多事情很多情况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于是,为图社保基金管理方便和保卫社保基金安全,有关管理部门便只能罔顾民意,哪怕某离退休人员90高龄、行动不便甚至必须坐担架来证明自己是活着的,也横下一条心不管不顾了。   我们已步入“生存证明”时代,怎么说,都是时代的悲剧,与现代、文明、法治、自由社会格格不入。解决之道或许很多,但笔者认为:必须是加强相关社保基金的监管力量和加大对欺诈冒领行为的惩罚力度。同时在全社会形成欺诈冒领养老金可耻的氛围。否则,一味地谴责“生存证明”、一味地寄希望于社保基金管理局,只会无济于事、与事无补。   当然,我这样说,也不是为社保基金管理局开脱,至少在信息比较发达的当下,社保局应充分利用并开发网络技术,比如,像有些地方让现居异地和异域的老人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手里拿着一份异地的报纸与原籍所在地进行视频连线和对话,就值得一试。至少比让老人千里迢迢乃至万里迢迢赶回原籍,再返回异地,亦即折腾来折腾去要强百倍。   “生存证明”,表面上看来,是有关政府部门不得已为之,实际上,是一种懒政的表现,说明“以人为本、科学管理”在某些地方还停留在纸面上,并不想也不愿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中去的。 [全文]
  • “国学”和“做操”绑一块能种出啥果子

    来源:红网 2009-04-23 12:52
      成都市双眼井小学耗时数月,发明出了一套“国学操”,“国学操”模仿古代“请”、“让”、“孝”等系列动作,再配上《渔舟唱晚》的背景音乐,一边“做操”一边大声朗诵国学名篇或者名句。据悉,这是目前全国第一套“国学操”。(《新京报》4月21日)   既然“电脑可以从娃娃抓起”,“足球也要从娃娃抓起”,那么,“国学”也从娃娃抓起,似乎同样无可厚非。事实上,国学中的确不乏精华和真谛,如何让孩子从小便习惯于在国学中寻觅并把握中国文化的根基,如何让中国文化深处的文明基因帮助中国的青少年更健康的成长,也都是值得探究的课题。事实上,已有教育界人士指出,让孩子较早地接触国学,不仅可以陶冶情操,增强自身修养和培养良好人格,拓宽看问题的角度和深度,对其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有好处。国学如此重要,“从娃娃抓起”自然也就大有必要。   然而,国学毕竟如此浩如烟海,又相对艰深晦涩,大多数成人尚且还是门外汉,当然不能指望孩子们天生便精通于此。于是,国学从娃娃抓起,大多不过是让孩子们摇头晃脑去朗读国学课本,希望以此产生一些耳濡目染的效果,并增加顿悟的概率罢了。然而,不求甚解,不知其然的朗读,是否真能向孩子们传递国学的精髓,显然需要打个问号。作为众所周知的事实,兴趣是孩子最好的老师,那么,枯燥的读书会否破坏孩子们对于国学的兴趣,并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也同样令人担心。   从这个角度来看,成都市双眼井小学耗时数月,发明的这套“国学操”,倒不失为“寓教于乐”的创新之举。不难设想的是,当国学教育被以做操这一更为生动具体的形式为孩子们所感知和参与时,不仅有望让孩子们对国学产生切身的体验,又将有助于激发孩子们对于国学的兴趣。   不过,且慢对“国学操”过早乐观。模仿古代的“请”、“让”、“孝”等动作,是不是就算是对国学的切身体验?一边“做操”一边大声朗诵国学名篇,是否就比课堂里摇头晃脑的读法更加先进?问号其实依旧存在。不仅如此,俗话说“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学生们锻炼身体的机会本就不多,做操时间当然就更显珍贵,假如因为“国学”的参乎而把“做操”都搞得不伦不类,难得的跑跑跳跳被“请”、“让”、“孝”和朗读国文所代替。倒是未免得不偿失。   综上所述,“国学操”或许不失为“国学”寓教于乐的创新,但是,把“国学”和“做操”扭在一块究竟种出的究竟“苦瓜”还是“甜瓜”,恐怕不能以是否适合国学教育来衡量,而恰恰应该以是否适合学生的健康成长为标准,并由学生是否欢迎和待见说了算。 [全文]
  • “公务员”多少钱一斤

    来源:红网 2009-04-22 11:01
      网上现卖公务员考试面试资格帖,最贵15万最便宜请吃饭。4月19日,记者在一些公务员论坛上发现一叫卖面试机会的考生,以15万的价格转让一地税岗位的面试资格。江苏省人事厅流动调配处相关负责人提醒考生,面试名额私下交易属于违规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对放弃面试资格的考生,主管部门肯定会从严调查,不允许再参加公务员考试,对“买方”一经查实也绝对不会录用。(《扬子晚报》4月20日报道)   如果我问“公务员多少钱一斤”,肯定有人批评我是在骂人。可事实在那里摆着呢,公务员考试面试资格已经在网上待价而沽了,并且人家卖家还开出了15万的天价!   不由得想起去年底的一条新闻:深圳大学的公告栏上有人贴出“征婚”公示,宣称“当我老婆就给你当公务员”,引起网友一片哗然。在条件限制上,除了要有165cm、长相漂亮等“硬”件要求外,报名女生需要有诚心和意愿成为他的“女友也是未来的老婆”,因为他不想随便把这个名额让给别人。(《广州日报》08年12月25日报道)   有人靠公务员面试资格致富,有人靠公务员指标钓娇妻……不得不佩服现在某些人的创意,更不得不惊叹现如今公务员真值钱!可是,公务员毕竟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怎么能沦为交易的对象呢?连这个都能买卖,公务员的形象和公信力何在?   对上述畸形现象,政府部门务必引起高度重视,一定要严查、严处,维护公务员队伍的纯洁性,绝不能容忍有人像卖大白菜一样叫卖“公务员”。同时,更要深思出现这些现象的深层次的原因,千方百计解决民生、就业等方面的问题,让公务员身份不再那么炙手可热。 [全文]
  • 比白菜涨得慢,房价就不高吗

    来源:红网 2009-04-21 10:39
      关注房地产业这么多年,有一个人不得不令我佩服。是他给了我们这些写时评的无尽的好题材,也为全国人民发泄情绪提供靶子。这个人就是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作为房地产商,为房产集团的利益说几句话,偶犯众怒本无什么,我佩服他的是,别人都骂累了,他仍不气馁不言败,就是要跟老百姓作对到底,可够犟的。这些年来,他不亦乐乎地写博客,接受采访,总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万变不离其中地宣扬自己的老调:房价低了,仍然要涨。瞧,这次他逮着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的机会,又出惊人之语:“和居民工资收入相比房价等于没涨”,“房子是1978年到目前为止涨价涨的比较低的一部分,和工资相比是没法比的,相差太远了”。(4月19日《广州日报》)   任董的意思很明白。1978年全国职工月平均工资28.6元,现在也增加了100倍。1978年大白菜2分钱一颗,现在要卖到2块钱,也增加了100倍。而30年间的房价只增加了16.6倍。房价太低了,还要涨才合理。你们这些人不但不感谢我们地产商,还吃饱了撑着,嫌什么房价高买不起房,骂我们地产商黑心,这是什么理啊?   我不知道任董的这些数据是从哪弄来的。但我退一步,承认这些数据是真实的,就能说明房价还要涨才合理吗?将不同年代的不同领域的数据拉来比较,以证明房价要跟上大白菜的涨价步伐,是一种非常扯淡的方法。按照这个逻辑,当年猪肉卖六七毛钱一斤,现在是不是应该卖六七十块?当年买台黑白电视要五六百块,现在是不是应该五六万?当年买辆普通的小汽车要好几万,现在是现在是不是要好几百万?也就是说,房价、只增长了16.6倍并不能说明现在的房价低,而是以前进入市场的房价也高。要求基数高与基数低的涨幅一样,只不过是某些房地产商的一厢情愿罢了。1000块乘以100,跟1块钱乘以100,所拉开的差距有多大,相信只要懂点数学的人都能算清楚。   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与体制下,将不同年代的数据拉来比较,同样也是非常扯淡。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信息,2008年中国城镇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月平均工资为2435.75元,拿任董说的1978年的数据对比,是涨了85倍。先不说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不是真实,也暂且按任董说的是涨了100倍,又能说明什么?首先,这些年来,我们的收入水平是在不断提高,但贫富差距也在拉大,权威部门2005年一次调查显示,占中国人口10%的最富有人群掌握着国家45%的财富。像任董年薪774万,能扶持两三百个无收入者达到平均工资水平。但这两三百的人当中,只有任董一个人买得起房。其次,收入高了不代表支付能力就高,买不买得起房还得看可支配收入怎样。30年前我们实行的是低工资、高福利的体制,城镇职工享有基本免费的住房、医疗和教育福利,那时也还没有商品房呢。跟以前不同的是,现在民众在教育、医疗上的开销基本靠自己,背起这“两座大山”,再背房价这“第三座大山”,究竟有多强的购买力?   目前房价是高了还是低了,根本不用劳烦任董这样费尽周折地搞些历史数据来玩数据游戏。一是看平均房价与居民平均年收入的比例,绝大多数城市都已经超出了3至6倍的国际惯例;二是看房地产业的盈利,房地产商与地方政府携手制造地产暴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还请任董少说些昏话,老百姓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们更相信自己的现实感受,不管以前的房价怎样,都不能改变这样一个现实——现在的房价太高,已经成为老百姓生活中不能承受之重。 [全文]
  • 中学女足作假开始“愚乐化”

    来源:红网2009-04-20 11:22
      重庆大坪中学女足通过作假“勇夺”世界中学生锦标赛冠军,这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甚至国外的媒体都开始关注此事。据学校足球队一位教练介绍,教育部要求球队在比赛中要打进前三,“我们无法与教育部争论是与非,只能按照要求去做。”他还称,他们得到了教育部的支持,“现在学校足球都归教育部来管,跟足协没关系。这次也有一支男足球队参赛,他们也请了不少外面的人,但只取得了19名,还是女足给教育部争光了。”(4月18日《扬子晚报》)   女足作假是这几天的热点新闻,很多人都感到非常气愤,感到国人的脸都被丢光了。也许是为了让大家伙儿愤懑的心情早点轻松起来,球队这位教练开始用他那风趣幽默的话语来“愚乐”大众,令人忍俊不禁。他的话,表达了三层意思:   大坪中学女足是无辜的,作假纯属被逼无奈。教育部下了“硬任务”,我们除了“按照要求去做”,还能怎么样呢?这一切都是教育部造成的,我们也是受害者呀。多可怜啊,多无辜啊。   作假夺冠也光荣。英雄莫问出处,就别纠缠参加比赛的到底是学生还是外援啦,反正都是黑头发、黄皮肤嘛。不看过程、只看结果,只要能夺冠,我们就是为教育部争光啦。   男足连作假都比不上女足。现在社会上流传的臭男足的段子很多,但都没有这次说得狠。同样是作假,女足作假夺冠、男足作假才取得第19名,简直是天渊之别。唉,男足连作假都这么臭,他们还能干点啥呢?   到目前为止,大坪中学没有任何人站出来为作假事件道歉,但有一位教练用这种另类的方式回应一下,也挺好玩的。我承认,看了教练同志的表态,我确实是笑了。感谢他给我带来的“愚乐”,感谢他让我本来并不轻松的心情一下子就愉快起来。有什么样的教练,就能带出来什么样的队伍。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球队一定会不断创造出无与伦比的战绩出来的。 [全文]
  • 青铜:让我们从鸡蛋开始百毒不侵

    来源:红网2009-04-17 11:03
      周星驰电影中让落魄食神东山再起的“撒尿牛丸”令人印象深刻,特别是牛丸当作乒乓球来打的场面,更是历久弥新。当然并非所有的食物变成乒乓球都是好事,前段时间媒体曝光一种鸡蛋,煮熟后蛋黄有弹性,甚至可当球来抛,这种鸡蛋被消费者投诉说是“问题鸡蛋”。   工商部门急忙行动起来,对超市销售的涉嫌“问题鸡蛋”共抽取12组不同产地的样品,那个让鸡蛋行业将实行市场准入的鸡蛋国家标准尚未出台,所以依据GB2748-2003鲜蛋卫生标准,发现7项指标全部合格。工商部门于是发布消息称,目前市面上所产鸡蛋完全安全,可以放心食用,消费者投诉反映的涉嫌“问题鸡蛋”经抽查检验全部合格。   老百姓仍然心存疑虑,工商说没问题但其实有问题的东西比较多。况且千呼万唤未出来的鸡蛋新标准据说是以“判断鸡蛋里是否存在有毒、有害物质”为核心的,也就是说老标准对此防范不严。加上对工商执法人员是否认真负责、样品是否有代表性、抽检过程是否有猫腻的种种担心,使得“问题鸡蛋”蛋黄可当球抛对比工商部门检验涉嫌鸡蛋合格,就产生出工商部门收钱办事或是把鸡蛋当乒乓球测试等遐想。   其实鲜鸡蛋虽然在我国每年的市场消费总额达到1500亿元,但是超过90%的市场为各地农户自产的“散装蛋”所占据,诚实敬业的是大多数,“不法奶农”之类的肯定也有。这个市场散乱复杂,鸡蛋也千奇百怪,严密控制的难度极大。有禽蛋业内人士说,鸡蛋经过零度以下低温达到三小时以上,煮熟以后,蛋黄的分子结构会发生变化,蛋黄弹性就会非常好,放在地上弹就能弹到十厘米高。   “问题鸡蛋”是不是这种极个别现象呢?恐怕工商部门不能这么草率地宣布,鸡蛋完全安全。不久前,新华网宁波消息说,消费者上超市买来了疑似假鸡蛋,求助监管部门,答复是“鸡蛋没有国标,是真是假难下结论”。工商部门的责任在于追溯鸡蛋的来源,再行定论,并非封存几箱鸡蛋,看看检验报告就打完收工。对涉嫌“问题鸡蛋”的主产地总要明查暗访一番,主动看看鸡蛋生产、储藏、运输等各种环节是不是都无可挑剔,而不是被动的有反映就查,没反映就喝茶,反而要消费者买鸡蛋时自行查看商家的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和产地检测报告,避免购买到“问题鸡蛋”,简直是越说越让人不放心。   小小的鸡蛋,颇为折磨人。我们乐观点往前看,据说未来的鸡蛋和国家公民一样,有“身份证”,还有伟大的保质期。真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一颗鸡蛋砸醒梦中人,那就让我们从鸡蛋开始百毒不侵。 [全文]
  • 女硕士嫁给农民就不会幸福吗

    来源:红网2009-04-16 10:16
      最近一个多月,荥阳乔楼镇陈寨村村民谈论最多的是该村的女硕士研究生马艳霞义无反顾地嫁给了浙江省龙游县湖镇大坪村农民童利祥。对于邻居的议论,昨日,马艳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做农民不好吗?那是你们对农民的认识太陈旧。找一个真心爱我的人,凭自己的本事实现人生梦想,是人生最大的乐事。”(4月15日大河网)   曾有女大学生嫁给修鞋匠的新闻,也曾有女大学生嫁给打工仔的新闻,之所以说这些是“新闻”,无不是因为所谓的“门当户对”在国人的脑海里还很是根深蒂固的缘故。在他们的眼里,女大学生嫁给男大学生不是新闻,嫁给一个事业有成者也不是什么新闻,毕竟,他们是“门当户对”的。可一旦女大学生嫁给了一个打工仔或农民,便立刻上升至新闻了。   所谓的“门当户对”,是人们很“势利”的将社会人群人为的划分出等次来。一个阶层里的人,便应该或嫁或娶同一个阶层的人,若或嫁或娶了另外一个阶层的人,便有些惹人注目和遭人议论了。这正如古代的士族和庶族一样,士族和庶族是不应该通婚的,通婚了,就是门不当户不对。   在势利和门当户对的观念影响下,人们对女硕士和农民的结合,自然是持有怀疑和惊讶的态度。怀疑他们的感情,惊讶于他们的结合。其实,正如思想家罗曼·罗兰所言,“当两人之间有真爱情的时候,是不会考虑到年龄的问题,经济的条件,相貌的美丑,个子的高矮,等等外在的无关紧要的因素的。假如你们之间存在着这种问题,那你要先问问自己,是否真正在爱才好。”爱情是无关什么“门当户对”的,爱情也无关什么世俗的眼光,爱情便是爱情,不会掺杂太多的东西。   今天,人们歌颂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爱情,人们赞扬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为何却不能正视和祝福女硕士和农村青年的爱情呢?似乎才女或美女,其美好的归宿便是嫁给了才子或王子,而不能嫁给农民或打工者。否则,便是不美好的,也是门不当户不对的。实际上,这种偏见和势利同样不可取。虽然许多人的愿望是好的,但现实就是现实,爱情不为他人的愿望所左右。   女硕士马艳霞和农民童利祥的结合,并不会如一些幸灾乐祸者所想象的那般糟糕。学历上的差别算不了什么,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足够了。况且,农民童利祥是高中毕业,并非一个目不识丁者。若果真是目不识丁,马艳霞和其也不会相爱。两个人若相爱,就有其相爱的原因和基础。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爱情,不需要门当户对,也不随世俗的目光而走,唯一需要的便是两个人心灵上的共鸣。   许多我们自认为门不当户不对的,或自认为他们之间差距悬殊者,其结合却往往是幸福而长久的。因为别人眼中的差距,在他们之间并不存在。他们之间的共同之处,远远大于他们之间所谓的差距。甚至于那种差距,成为了一种动力和互补。生活是真实的,爱情也是真实到可以触摸。还是抛掉那种世俗的观念吧,只要是真诚相爱,我们就应该祝福他们,又何必在意爱情之外的悬殊呢? [全文]
  • 中国人今后取名干脆都用“数字编号”

    来源:红网 2009-04-15 11:30
      据国家语委副主任证实,《规范汉字表》将在年内面世。从此以后,新生儿取名用字将必须从规定的8000余个字中选取,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将得到遏制。(《羊城晚报》4月13日报道)   新生儿取名将须从《规范汉字表》中选取,而这个所谓的《规范汉字表》,只有区区8000多汉字而已。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汉字远不止这么点儿,《康熙字典》、《汉语大字典》等收字均达数万个。为何非要把中国人的姓名局限于数千字,不让老百姓多一点选择呢?   相关专家表示:今天的规范汉字达到8000多个,可以有无数种组合,还不够起名吗?的确,8000多个字经过排列组合,确实可以排出很多个名字。可是,即便这些字够用,也不能说就必须让老百姓受这个限制。你凭什么说这些字是规范的,其他数万个汉字就不规范?那些字也存在于中华民族的典籍之中,有的可能现在还在使用,怎么就不能用于取名了呢?   姓名权是公民依法享有的决定、使用、变更自己的姓名并要求他人尊重自己姓名的一种人格权利。《民法通则》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冒用。但同时,《居民身份证法》则规定:“居民身份证使用规范汉字和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填写。”这就有趣了:一方面,公民享有姓名权;另一方面,身份证却必须受到“使用规范汉字和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填写”的限制。   当然,这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起码可以有效遏制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提高社会效率。然而,问题的关键却是:谁来界定“规范汉字”?也就是说,谁来决定中国人都能叫什么名字?现状是:老百姓自己说了不算,专家、权威一类有话语权的人说了才算。在赵C一案中,有人认为,“C”既是英文字母,又是汉语拼音,也是一种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因此“赵C”的姓名是符合法律规定的。相关部门却认为,“C”非“规范汉字”,也非“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从立法原意上讲,“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仅指阿拉伯数字的体例。真乱!   还好,阿拉伯数字还在“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之列。突发奇想:中国人今后取名干脆都用“数字编号”得了。比如,第15亿个中国人就叫“1500000000”,下一位出生的就叫“1500000001”,以此类推。这样一来,省时省事、简单明了,还不会重复,又能减轻相关部门的管理压力,岂不是皆大欢喜了吗? [全文]
  • 毕文章:抓住培训这个“牛鼻子”

    来源:红网2009-04-13 11:07
      让那些没有技术的农民工尽快找到饭碗,这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到底应该如何破解呢?锦州市紧紧抓住培训这个“牛鼻子”,的确棋高一着,各地不妨一试。   《辽宁日报》4月11日报道:锦州市培训中心对农民工进行定向培训,以学员掌握技能后实现就业为主,把课堂变成车间,学习变成实践,惠及农民工近6万人,就业率超过95%。   众所周知,许多农民工除了空有一身力气以外,毫无长处可言,只能是从事建筑、筑路等出大力的劳动,稍微有点技术含量的工作都无法胜任。而那些需要力工的地方又是非常有限,许多找不到工作的农民工,自己都经常饿肚子,遑论养家糊口啦。正所谓:“粥少僧多,肉少狼多。”这种现象不尽快改变的话,想要增加农民收入,那可真是二十四史面前搁——不知从何说起啊。   那些没有一技之长的农民工该何去何从?就该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受苦受难吗?不,有困难找政府。各级政府应该本着“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原则,想方设法地为他们排忧解难。锦州市能够自觉地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定向培训了将近6万名农民工,使得95%的农民工实现了就业,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应该受到表扬,值得各地认真借鉴和学习。   有资料表明,我国有2亿多农民工,他们的背后是8亿农民工家庭,农民工的稳定对中国社会的和谐稳定举足轻重。农民工进城打工,有利于沟通城乡关系,调整城乡社会结构,缓解农村劳动力大量过剩的矛盾,增加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差距,有利于整个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农民工付出了很多,各级政府没有忘记他们的功劳。多年来,各级各类教育培训机构和用工单位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农民工培训,取得了明显的成效。然而,当前各地农民工培训工作还存在着认识不到位、激励政策不足、培训资金缺乏、培训手段亟待加强、培训资源缺乏整合等问题。   农民工培训工作意义重大,关乎社会的稳定,社会的进步,社会的发展。那么,该如何解决农民工培训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呢?在我看来,办好“农民工夜校”是个好办法。“农民工夜校”是建筑业的一个创举,她使农民工培训形成了系统,形成了常年运转的模式。各地在教学培训过程中,要摆脱程式化的课堂教学方式,多采用互动式教学,也可以采取知识竞赛等方式,使农民工的培训能收到搭锯见末,水到渠成——立竿见影的效果。尽快培养出一大批合格的农民工,培养出一大批合格的农民工管理人员。使得农民工的生活上楼梯吃甘蔗——节节高,步步甜,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添砖加瓦,为社会主义小康社会贡献力量。 [全文]
  • 巨富裘德道做了慈善就可超生吗

    来源:红网 2009-04-10 11:06
      《时代周报》9日报道,浙江富豪裘德道3年购买2架私人飞机,去年一年巨亏20亿,现在落到了想从阳台上跳下去的窘境。   一夜暴富一夜骤穷的故事我们听多了,裘德道值得同情的是,一、正值壮年的他刚刚做完肝移植手术,二、他是打破国内多项纪录的顶级慈善家,2006年,他捐资1亿元成立道远慈善基金,2008年又以个人名义给汶川灾区捐款1000万元。   报道似乎也站在同情和欣赏的角度解读裘德道,他挥金如土又有农民企业家简朴的一面,乐善好施,却从不对外张扬。不过,报道在澄清了网络关于裘德道有8个老婆的说法没有根据外,也证实了裘结过4次婚,有4女1男5个孩子。   2007年2月,浙江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章文彪表示,对于名人、富人超生情况,浙江将征收高额社会抚养费,情节恶劣的,将予以公开曝光,决不姑息。而正是这一年,裘德道在连生4个女儿后喜得贵子。裘德道是否缴了高额社会抚养费,缴了多少,我们不清楚,退一步讲,即使缴再多的钱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但显见的是,裘德道不仅没有被曝光,还被评为2006年度浙江经济人物。   裘德道有钱可以坐拥“首相一号”、“豪客850XP”,任意“天马行空”,但他绝不应该也无权凌架于计划生育国策之上。裘德道是超级富人,同时也是超级名人,显然,在一顶顶桂冠下,裘的严重超生行为被明显淡化了,淡化为富人、名人神秘、离奇的婚姻情感史,富人、名人不可或缺的八卦传闻。   超生是一种反社会性行为,多生孩子就多挤占了社会资源,这对绝大多数遵纪守法公民的利益是一种损害。如果一个人一方面慷慨解囊,四处行善,一方面却又恃仗财富超生,损害全社会的利益,这样的慈善家只能是一个伪慈善家。不要以为,名人、富人缴得税多,捐得钱多,就可超越法律,这个社会需要金钱,需要慈善,更需要公平和正义。   裘德道是个身家亿万的豪富,他的每一次生育是否都得到了计生部门的批准,批准的理由是什么?还是根本没有批准过,完全是裘的个人责任,为什么不对裘追究法律责任?值得追问。 [全文]
  • 网络招亲其实“玩的就是心跳”

    来源:红网 2009-04-09 11:46
      “有心求我们的小伙子,到今儿切莫再等!”湖南大学八位女研究生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在网络上集体招亲。她们化身岳麓书院的著名八景,即柳塘烟晓、桃坞烘霞、风荷晚香等等,以景名在红网上注册ID,与各位应征者互动,最终却草草收场。(4月8日《长沙晚报》)   正可谓是“春天来了,桃花开了,美女来招亲了”。八位女研究生集体网络招亲,确实颇能吸引公众眼球,“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女孩子们把自己往网络一晒,一时“应者云集”。但网络的虚幻性和盲动性,很快便让她们遭遇“见光死”的命运——发帖尚不到三个小时,即因“遭受很大压力”而要求网站删帖。   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权利。对于这八位女生来说,这一结局或许她们始料不及。尚未弄出点眉目,已然早早夭折。与其说这是个遗憾,不如说她们并未领会网络招亲的“网络特色”——“玩的就是心跳”,发帖者者首先应有开阔、包容的心态,以对接网络世界的自由和宽泛。既然在网络上发帖招亲,当应拿得起放得下,网友发出火爆跟帖,来几句质疑炒作的话,怎么就成了“流言蜚语”就成“压力”了呢?   八女生集体走出“教室实验室”,告别“养在深闺人不识”的尴尬,到网上发帖招亲,本是需要勇气的。将目光投向广阔的网络世界,寻找爱情,当给予理解和包容。但她们的“临阵退缩”,又叫人唏嘘不已。它凸显出这一高知女性群体的普遍困惑——长期生活在校园的高龄女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婚姻焦虑,一方面迫切希望通过种种方式博取上位,另一方面又缺乏应对的经验和策略,无力对社会做出深入、理性的判断,而常处于进退维谷的困境。   一次网络招亲,其实就是一个群体日常命运的缩影。而今虽然删去了帖子,但问题依旧存在,高龄知识女青年的婚姻问题,谁来破解?社会公众固然需要给她们一个更好的环境,但问题的最终解答,还得转向她们自身。 [全文]

2010新民晚报"夏令热线"    

7月17日,由本报与市建交委联合主办的第18届“夏令热线”正式开通。 [详细]

政府资讯

市政府
我想看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