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纸

评论

视频

新民e会

论坛

资讯

购物

汽车

晚报科教

上海慈善基金会官方论坛

手机新民网

法院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重庆媒体发文揭文强涉黑贪腐败全过程

2010-04-22 04:46 来源:重庆晚报 共 0 条评论

在文强的“黑伞”下,谢才萍的赌场安全了;在文强的“黑伞”下,岳宁、马当、王小军等的夜总会里卖淫、吸毒安全了。2005年11月28日,当谢才萍的赌博窝点被查获后,文强即打电话给渝中区分局办案领导过问此案,其用意显而易见。

文强赃物:象牙棒一根(长90cm)

文强接受法庭宣判(重庆市五中院供图)

文强位于武隆仙女山的别墅

文强赃物:经变唐卡(宽86.5cm,长251cm)

  重庆晚报4月22日报道 4月14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文强及其手下的所谓“三大金刚”黄代强、赵利明、陈涛涉黑案进行一审宣判:经审理查明,1996年-2009年,文强单独或与其妻子周晓亚多次收受20多家单位和个人所送的财物1211万余元,其中文强与周晓亚共同受贿 449万余元;包庇、纵容谢才萍、岳宁、王小军、陈明亮、马当、王天伦为首的重庆五大黑帮;文强家庭财产尚有1044万余元不能说明来源;2007年8 月,文强授意他人劝某女大学生大量饮酒后,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法庭以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判处文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周晓亚、黄代强、赵利明、陈涛也分别获刑。

  从文强被正式宣布“双规”到一审宣判,已经8个多月时间,外界众说纷纭,网络上更是版本众多,记者通过详尽的采访,力图让读者更真切地认识文强这把庇护了众多污泥浊水的“黑伞”。

  “文强出事了!”从2008年一开年――甚至更早到无法考证的时间,传言就与文强如影随形。“我也听说我被双规了。”文强曾在公开场合得意地辟谣。其实,他只是在等待第二只靴子掉下来

  没有人知道文强是否听过这个故事:楼上的人晚上回家,总是习惯将两只靴子“咚咚”两声扔在地板上,后来有一天,楼上的人回家后,只扔了一只靴子就睡着了。楼下的人在煎熬中等待第二只靴子的落下……

  文强专案组的警官们说,文强在等待这第二只靴子落下时,心里一直很煎熬,很长时间,一种“不祥”的预感和恐惧,始终伴随着他。

  2008年4月的一天,文强曾接到一个会议通知,特别强调不要带任何东西。文强莫名地慌乱起来,告诉老婆周晓亚:“如果我下午5点后没回来,就是出事了,你就去桥上把钱都扔到长江里!”

  虚惊一场。这天文强开完会早早回到了家。周晓亚在接受审查时说,长年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文强,一年难得回家住个十次八次,这一周却几乎天天回家,“但过了之后他又放松了。”只是他开始不断叮嘱老婆:“如果我出事了,你就去找黄代强。”黄代强是他在警方的心腹之一。

  但多行不义必自毙,第二只靴子最终还是落了下来。

  2009年8月7日凌晨1点过,北京,正在参加全国司法行政工作会的文强,所住的宾馆房门被敲开了。

  进来的包括市纪委和公安局的负责人,还有三位警察。他们对文强宣布:“文强,你被双规了。规矩你都知道,请你配合。”

  文强没有反抗,只问了一句“异地吗?”回答也很干脆:“不,回重庆。”

  1个小时后,重庆,一队警察包围了文强位于南岸区海棠晓月的家。

  文强的家,金碧辉煌,像一个暴发户的家。打开任何一个箱子或抽屉,几乎都能找到没有开封的红包、名表,最大一个红包,装着2万美元。从农家院的水池里,一次就起获价值600多万元的赃款赃物

  专案组民警多来自基层,他们奉命查封曾经是他们的副局长的家。

  “在门外,我们表明了身份。”警官告诉记者,他们知道文强的老婆周晓亚和儿子在家里,等了40多分钟,门终于开了。

  这40多分钟里发生了什么?

  后来查明:文强的老婆和儿子心急火燎地给文强打电话,没人接;发短信:外边来了好多警察,怎么办?当然也没有回音。

  周晓亚赶紧给自己的弟弟打电话。他的弟弟驱车赶来,看到楼下好多警车,掉头就跑,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警方事后查明,周晓亚的弟弟忙着去把文强夫妇600多万元的赃款赃物沉到水池里。

  文强的家,复式、两层楼,300多平方米,南滨路上的“绝版江景房”。

  “出乎意料的豪华!”民警们用这样的话来描述他们进门后的第一感受。

  “进门就是一道象牙屏风!”后来查明,光客厅的水晶吊灯就值10多万元。玄关的格子里,摆着金银、水晶的工艺品,还有古玩。打开任何一个箱子或抽屉,几乎都能找到还没有开封的红包、名表,最大一个红包里,装着2万美元。

  储藏室有七八平方米,三壁都是柜子,柜子里,没有打开包装的名烟名酒成堆,“把这些东西搬到客厅固定取证,三个人搬了两个小时。”

  主卧室里的衣帽间,满满当当都是名牌衣物,简直像个商场。“虽然并不好看,但的确都是名牌。床头柜里,内衣内裤都是名牌。”参与当天行动的警官说。

  在两个书房里,同样找到不少红包和名表。“很有可能,文强随手一放,自己也不记得放在哪里了。”

  专案组的民警做梦也没想到,这位过去的领导,竟是这样的穷奢极欲,“花了很多钱装修,但品位不高,像一个暴发户的家,给人的感觉是没有文化、没有思想、没有人格力量。”

  后来,专案组又3次搜查文强的家。“到第三次,还搜出了不少奢侈品。”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8个警察花了8天时间,才将文家的财物分门别类登记造册,“写满了20多页的清单,拉了三大车。”

  “在搜查过程中,周晓亚甚至问都不问文强的情况,只是搂着自家的小狗直喊‘幺儿’。”警察们说。在后来的审讯中,周晓亚也几乎不过问文强的情况。“很多年了,我几乎是守活寡。”周晓亚告诉警官,从2009年1月到8月案发,文强最多回了10次家。回来的时候也多半烂醉如泥,周晓亚从他的包里翻出避孕套和伟哥,还不时接到女人的骚扰电话,文强手机里也经常有女人发来的肉麻短信。“我只和这只狗好。”周晓亚对警察说,儿子甚至告诉她:“妈妈,我们就当爸爸死了。”

  8月8日,周晓亚开始接受审讯。当问到赃物的去向时,周晓亚双手一拍大腿,“唉,我弟弟也被我们害了。”她交待了转移资产到周泽新处的重大线索。事不宜迟,马上行动,抓获、审讯周泽新。周泽新交待:财物被转移到渝北区茨竹乡下。

  这就是那个“挖鱼塘藏巨款”的传说。8月11日,3辆警车、10余位民警赶到渝北茨竹,在周泽新远房亲戚农家院的水池里,起获两个旅行袋和一个周晓亚记录收钱、放水账目的账本。这个账本,对文强案的突破起了关键作用。

  打开旅行袋,里面是用塑料袋、封口胶严密包裹的财物,包括港币、欧元、美元等5种外币,总计价值人民币600多万元。还有一些金银首饰、手表等贵重物品。

  办案人员眼里的文强――“我感到他的身上有三种气很重:酒气,淫气,霸气。”“他除了上班,就是喝酒、进夜总会、嫖娼三部曲。”“他太贪,连他自己都说,送钱的太多了,确实记不住了。”

  2009年9月26日,市检察院决定逮捕文强。

  专案组一位成员听说文强狂妄、反侦查能力强。他告诉记者,第一次在羁押点见到文强时,两人并未交谈,相互对视,心理较量。当晚9点,他第一次和文强正面接触,感觉文强非常避讳涉黑问题。此外,文强喜欢讲过去,谈成绩,甚至谈到家庭和人生哲学;仍以领导自居,对审讯人员的话逐一进行点评,“你们下一步审我的方法,我一二三都数得出来”。

  专案组的民警,此前也只是在电视或报纸上见过文强。“从双规地点押送到监押地点,警车上的文强眯着眼(实际是通过盘算路程大致确定地点),双腿张开,靠在车上。”

  “我们告诉他,‘坐好’,‘坐规矩’!”参加押送的民警说,不能让他在气势上占上风。

  (本文来源:重庆晚报)

(新民网编辑:)
 
 ]  ]
更多关于   文强  王天伦  涉黑团伙  的新闻
请您对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已经有 0 人参加了评分】
在此填写评论: 还能输入 个字
【已有 0 条评论来自新民网网友, 点击查看

最新爆料>>

    最新活动>>

      最新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