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今日宜川九里亭金杨家园 白鹤天地 漕河泾 金罗店香花桥春申家园安亭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如果耳朵也有乡愁

  【中国故事】

  作者:张金凤

  如果耳朵也有乡愁,它最先怀念的,一定是母亲那一声声呼唤。黄昏时候,暮色四合,炊烟袅袅散入天际。大街上玩耍的孩子,草坡里剜菜的孩子,田埂上捕鸟的孩子,沿着小河摘打碗花、捉蚂蚱的孩子,跟小羊在西坡上睡着的孩子,场院上看晚霞走了神的孩子,都会在母亲的喊声中醒来,抖掉满身的草叶、尘土和野地里的风,带一身花香回家吃饭。而今,那一声声呼唤在哪里呢?耳鼓已经寂寞得锈迹斑斑,长满了青苔,如今的孩子们放学回家,就埋在作业本、点读机、电视、电脑中,一个手掌大的手机里,藏着五花八门的游戏,他们戴着厚厚的玻璃镜片儿,佝偻着弱小的脊背,苍白着不沾泥土的小脸,钻进这些数字游戏和电子垃圾里,何须母亲呼唤,他们是宅一族、宅一代呀!我被喧嚣充斥着的耳鼓,时时在抗拒着现代的噪音,想念着故乡的呼唤,可是,今天的村庄寂静得宛若哑掉了,炊烟稀薄,草木寂寥,青壮的人啊,都在往大都市的路上涌动,只剩下那些牙齿松动的老房子,颤巍巍的老拐杖,心虚得气息颤巍巍,哪里敢去呼唤儿女们闯荡江湖的雄心?那一声声娘唤儿的声音深埋在沧桑的皱纹之下,人世间最动听的声音:孩子,回家吃饭喽!那是可以写进史册的声音,民间最经典的音乐和诗经。娘啊,那一声声扶着我乳名的呼唤,从离家求学的时候起就日渐稀薄,我的耳鼓一直在等,灵魂一直在等,等在茫茫不知何往的人生路上,等你,喊我回家。如今,我已经等得青葱鬓角微微有了芦花的霜寒,故乡,故乡,请喊我一声,儿啊,回家。

插图:郭红松

  如果耳朵也有乡愁,它一定怀念那些乡村最经典的天籁:清晨里最早叫醒它的鸟鸣,深夜里点缀梦境的落叶的脚步和沙漏般的清露的滴答。最早醒来的那是柳莺,在三月的树枝头跳跃;那是蓝鹊,在五月的麦田上畅游;那是燕子,在高高的电线上、高高的竹竿头、丝瓜藤上、葡萄架上呢喃着春风秋雨,呢喃着临冬的告别和春来的欣喜。夏夜的鸣蝉落脚在一封旧信笺上,那略显微黄的韵脚从稻田边、晒谷场边的老槐树上,吟唱到梨树下小院一角的星辉里,不肯消歇的歌吟半夜都会梦游出口,抚摸静谧夜色里的月华。昏黄的油灯下,伴着母亲防线织布搓麻绳打补丁的针脚,是促织那深深浅浅、远远近近、平平仄仄的鸣唱,有了它的伴唱,清冷的秋夜似乎就不那么漫长了,寂寞的冬寒似乎就被挡在窗外了。

  如果耳朵也有乡愁,它一定惦念田野里那一声声吆牛犁地的声音,大路上催促马拉车的声音,沟畔里驯导羊不要靠近庄稼的声音。牛哞,羊咩,马嘶,那悠然漫长的蹄印,淹没在长长的阡陌间,长长的庄稼垄间。犁铧撕开硬土的声音,锄头斩除杂草的声音,牛鞭在空中“啪啪”一甩,那清脆的抽响,不是在催赶憨厚的牛,而是要拴住浓妆艳抹的夕阳。“呱呱”的驴叫声,是农耕交响曲里的高声部,短促高亢,却充满了号角般的激情;还有马的一声声响鼻,从架子车里传来,仿佛在讥笑那些沉甸甸的庄稼垛,在藐视那些看起来沉重的农活。马的蹄印“嗒嗒”地敲击着石板铺成的桥,驾轻就熟地驮着那熟睡的庄稼回村。农闲的时候,马车上还会载着咯咯笑的年轻闺女去赶集。那些闺女,现在到哪里去了呢?是在机器轰鸣的工厂里做打工妹吧,宽大的千篇一律的工服,罩住了她们缤纷多彩的笑。

  如果耳朵也有乡愁,它一定怀念河畔上的交响曲,青蛙是主唱,它伏在芦苇间、菖蒲间,拨动着青苔,滑动着清水,它“咯咯,咯咯”地练声,然后“呱呱呱”高昂、气壮山河地高唱,那是撕裂长空般的欢笑,那是笑傲江湖的豪爽。来助演的还有那些小虫,它们声部庞大,井然有序,高声部在歌颂光明;低声部伏紧大地,握紧了大地的脉搏;中声区委婉迤逦,有时候也跳跃爆发一个小花腔,如那钻天的云雀。虫子们、青蛙们唱累了,会给一个弱小的纺织娘展现的机会,那琴弦上汩汩流淌的是抒情的小夜曲,与叮叮咚咚的溪水渔樵问答、和谐统一,许多小虫们就跟着那些琴声练轰鸣,如赞美诗般神圣。

  如果耳朵也有乡愁,它一定怀念那些吱吱呀呀的石磨、石碾、水车动听的咀嚼声。碾盘,那是生活的牙齿,将粗粝的食物咬碎了,将人们面临的坚硬磨细。还有石碓,它“啪啪”有节奏地敲击,舂黍、舂谷、舂稻、舂荞麦,剥去皮壳,给人们晶莹的粮食。石头上还会响起金属的声音,那霍霍声是磨刀石对镰刀说话,那是石头在语重心长地教导,在现身说法地授艺,在给沉默的镰刀开光,赋予它收割的使命,收获的征程。

  如果耳朵也有乡愁,它一定会怀念早春里大街上那“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风箱“呱嗒,呱嗒”助威,火炉呼呼燃烧,将一件一身毛病的铁器,烧得赤红通透,大铁锤掷地有声,小铁锤叮咚点拨,铁花四溅,火星张扬。一件生了病的铁器,钝了弯了残了折了薄了的铁器,在铁匠炉里,烧掉了细菌,注入新的血脉;在大铁锤下改掉缺点,还原了生命的本色,或刚烈刚强,刚正不阿,或锋芒锐利,迎风断草。而今,开进田野的是一辆辆轰隆隆的收割机,大嘴一张,这头吞进庄稼,另一头就滚滚流淌出粮食。一眨眼,一片大田就空了,只剩下高高的麦根茬在那里瞠目结舌。飞快的生活节奏,将镰刀悬挂在墙上,悬挂在庄稼地的史记中,锈迹斑斑。

  如果耳朵也有乡愁,它一定怀念一个个叫作寂静的夜晚。那是被月亮从寂静的天空笼盖着,被银亮的星子打扮着,被树影在黑暗处托举着,被细微的风翻动着的。那寂静是被一只促织唱念经文烘托出来的,被一根绣花针刺破丝绢,绣下花朵的声音托举出来的,被沙沙的轻翻书页的手指引出来的,被烛台爆笑的灯花开出来的。或者,被一粒流浪的草籽儿落在瓦瓣儿上的轻响引来的,被月落时候那滴答的一声清露洗出来的,是芭蕉叶子上缓慢爬动的蜗牛驮来的,从远远的大野里,小鸟的梦呓呢喃中传来的。

  如果耳朵也有乡愁,它一定怀念那个赊小鸡的外乡人,在长街滚过的憨厚的诚信之声;它也一定记得那个卖海螺的妇女,高亢嘹亮地叫卖,把春日最早的潮汛传递到每一扇窗;它一定记得,某个黄昏,一个叫街的乞讨者,在空旷的大街上,用凄惨的乞讨声,拜访每一个门庭;它一定记得,某一年,一场秧歌儿,让小小的村庄沸腾。它记得每一个柴门里的每一声犬吠,它记得谁家的雄鸡在清晨的墙头上,最自信地嘹亮歌唱;它记得那些咕咕叫的母鸡,在草垛根呼唤小鸡来吃虫的殷切;还有那些虚荣的年轻母鸡,每一次下蛋,都会张扬得村庄里每个角落都听见。这些,耳朵都记得,它都想念,可是,都远啦!村庄里还有狗,却不是那些柴门边巡夜的狗,它们睡在沙发上、炕头上,是卷毛的宠物,它们早已经背离了看家护院的神圣使命,它们的叫声谄媚而矫情,远没有穿透黑夜的力量和威慑罪恶的正义。母鸡们群居在狭窄的笼子里,一生的使命,就是在体内用激素制造出圆溜溜的谎言,来欺骗世界。公鸡们更是凄惨,高科技缩短了它们的生命,一只骨骼未成年的雄鸡,被迫不及待地送上了人类的餐桌,满足那饕餮的嘴巴。乡村的雄鸡高唱图呢!耳朵,伤心地想,这图景,真的存在过吗?耳朵不记得了,难道它也老了?

  故乡,故乡,请唤我,唤醒我几近失聪在异乡的耳朵,游子将沿着你的召唤回来!

  《光明日报》( 2017年10月04日 03版)

今日热点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阅读上海100胜 91 | 书山悦读 365天开放的市民“大书柜” 2017-10-03 14:57
聚合
网络中国节·中秋 网络中国节·中秋

中秋佳节即将来到,赏明月、品月饼是中国的传统习俗。 [详情]

豪华品牌遥控车匙大集合 你最喜欢哪款? 豪华品牌遥控车匙大集合 你最喜欢哪款?

汽车遥控钥匙作为连接车主与爱车之间的重要工具,无论实用性还是设计...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