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晨读 | 高明昌:树在水中央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高明昌     编辑:赵美     2022-09-19 06:50 | |

  我看看自己的脚下,觉得自己已经踏在了树根之上。

  我回老家,必经金海支路,车开进金海支路三百米,我总要减速,不为别的,就想看看离公路二十米的那个地方,那里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河流,七八米宽,河的西面是田岸,河的东边长着几十棵树。粗的如碗口,细的如拳头。我要看的那棵树,长得特别奇怪,树长到一米还不到,突然弯转,还是向河里弯,歪到了对岸上,而且中间长成一个半圆,远看像一座拱桥,绿油油、静悄悄。我当时就想,这是一棵长在水中央的树,但因为树的根在河边,是树枝伸向河中心,再伸向河对岸的。

  每次看见,我都不想让歪脖子树的说法涌上心头,我觉得歪脖子的称呼不恭敬,眼前的,是一棵有无数隐喻的树:树即使弯转也不倒下,就像有骨气的人,肉身的腰直不起来了,但心上的腰照样挺立着,心里生了许多敬仰;另外,这棵树弯转后不仅不倒下,还继续把自己长粗,长长,长到对岸去,长成一座桥。那种意志,让我想到了生活中许多事、许多人。我想说,树长到了这个地步,如何长法、是不是在水中央都是次要的,只要愿意长大,拼命长大,岸边与水面都是一样的,都是好样的。

  去年八月,我在胡桥那边钓鱼时,在河边也看到了一棵树。这棵树有三米多高,树枝细如藤条,但一律向上,树冠很密,像一溜青云。这树确实长在水中央。我记得,那条河有十米来宽,一二百米长。我当时就认为,这树长在河里是一个错误,至少突兀。看鱼人告诉我,这树原本是在田间的,开河时,是他们让树留在水中央的。我问为什么?他们说,因为这是一棵榉树。

  老家也有榉树,年年长,但就是长不大,长不粗,为什么?我八九岁时问过爷爷,爷爷要我在自己生日那天用皮尺量一量榉树的粗细。一年后,我长高了多少,再去量榉树长粗了多少。生日到了,我长了四五厘米,但榉树一点也没长粗。爷爷告诉我,不要急,长得快的树当柴火烧,长得慢的树派料作用。慢慢长大的树用场大。用场在什么地方,看看我们家的八仙桌、长凳、矮凳就知道,它们都是榉树做的。连我做作业的方凳也是榉树做的。我相信了爷爷的话。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将树迁到宅前或宅后呢?看鱼人嘿嘿一笑,不是说人挪活,树挪死吗?他请我仔细看看树。我看了,这棵长在水中央的树,其实是长在泥土之上的。树的周围,是一个比簸箕还大的泥堆,泥堆高出水面一尺高,泥堆的上面长着无数小草。这样说来,是泥堆在水中央,树才长在水中央,有了土,有了草,还缺什么呢?看了半天,心里似乎明白,也就开心了。不多时,河里的水起了涟漪,涟漪散开,漫上泥堆的四周。看泥堆,草叶缓缓飘动;看河面,树一动也不动。我以为,水中央的树之所以能在河里屹立不倒,一是靠了泥堆的周身护卫,二是因为自己不轻易长大。但路人告诉我,不全是这样,别看这是一棵长在水中央的树,其实这棵树的根须,应该长到了你脚下的泥土里。

  我看看自己的脚下,觉得自己已经踏在了树根之上。(高明昌)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