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晨读 | 蟋蟀在堂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汪洁     编辑:郭影     2022-09-23 07:00 | |

  宁静的江南秋夜,墙角花草丛中,总会传来阵阵清脆悦耳的鸣叫声,这是“蟋蟀”们从夏至秋,每晚必会上演的演唱会。

  古有“促织鸣、懒妇惊”之说,“促织”是蟋蟀的古称,又叫“鸣蛩”。“花丛月下总吱吱,正是秋声欢唱时”,鸣蛩夜鸣就是入秋的预告:天气渐凉,该准备冬衣过冬。“促织”寿命均在140—150天左右,所以有“百日虫”之称,当秋深冬风劲吹时,它就销声匿迹了,只能等待来年夏天,再次去寻找它的踪迹和优美动听的歌声。秋夜,在近郊的草丛小路散步,再次听到由远至近清脆熟悉的虫鸣,知道这是蟋蟀在唱歌。想起儿时夏秋市井乘凉,常常能听到蟋蟀的鸣叫。鲁迅先生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描述的“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正是这种清趣。长大后住进高楼,渐渐远离了昆虫们的陪伴。当再次听到鸣叫声,一种久违的确幸感袭上心头,更有幸的是,一只小小的雌性蟋蟀,附在我的左裤角边上,跟我回了家。我小心翼翼将它养在了蟋蟀罐里,放些水养了一晚上,“蟋蟀在堂”。

  《诗经·国风·唐风》有吟:“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慆。无已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蟋蟀在堂”,触发了古人在岁暮将至时,对光阴的感悟,表达惜时之情;也在及时行乐和勤于职事两面,主张“好乐无荒”,表现了为官立身行事的态度,内心警惕,时时有所自我告诫。

  第二天早晨,去看养了一夜的蟋蟀,它蜷缩在角落,显得孤单。决定把它放生到花园的墙角边,让它可以自由呼吸和行动,和同伴们甜蜜度秋。暂时相别,虫鸣还在秋草间。(汪洁)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