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高明昌:端倪与规律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高明昌     编辑:钱卫     2023-10-14 12:58 | |

万事万物都有属于自己的个性表达,发现并预判结果,其实不是很复杂的事。

老家新造的房子,南墙里侧是出水的地方,上面盖着生铁铸成的盖子,盖子见方一尺半,上面是横着空格,空格里冒出几棵野草,野草高出地面一尺长。它们站在空穴之上,秆枝直竖着,叶片抖动着。在这半青半白的水泥地面,野草的存在,昭示了它的倔强,也增加了场地的自然活力。但姊妹们担心人家说她们只会偷懒、不会理家,一心想要拔掉。只有母亲说,不拔好,跨出门口就可以看到露珠,看到雨水。我听后觉得母亲的话在理,就像我们坐在里屋拉家常一样,外面天气怎样,我们只要望一望后窗,几十米外,那棵高大的白杨树,那些摇来荡去的树枝,就知道风来的方向、风力的大小。

小时候一直跟父亲去海里,一是因为海离得近,二是因为海里有鱼,捉到了就有荤菜吃了。如何抓到鱼,是我盼望习得的本领。可到了海面上,我只能看着父亲撒网,父亲的网里有鱼了,就叫我捉到鱼篓里。无数次重复着这样的动作,我就问父亲,我什么时候能够捉鱼?父亲笑笑,捉鱼先要会看鱼。如何看?他说,平平的海水上面,看见一条突然冒起的水线,那下面就是鱼在游水,水线越多、越高、越急,鱼就越多、越大。我试着看了几次,叫父亲撒网下去,有时网到了鱼,有时是空网。空网了,父亲不责备,照样撒网。问为什么呀,父亲说,刚学捉鱼时,他也不是每次都能看准的。

像父亲一辈的人,捉鱼、干活都是蓄积了无数经验的,但我相信他们也一定有过怀疑。有几个晚上,父亲和村上的一群男人,为明天是割稻还是收稻,是耙地还是拔秧,在我们家商量了无数次,刚得出的结论,刹那间又被推翻。我看见他们去看夜空:云移动了,速度如何;云变色了,深浅如何。他们仰望苍穹,当有人看见一块硕大的白云飘了过来,东边露出清亮的天空时,他们才认定:总有一块云是祥云。他们相信天的善良,更相信自己的判断,天空今晚的表现都是预演。

比看云识天气简单的是看庄稼。我从小知道稻秧颜色的变化是奇妙的,稻秧碧绿,无青白,说明稻田地力肥沃也均匀;稻尖儿泛白,说明稻谷到了扬花季;稻秧返青,青里透着浅黄,说明稻谷正在灌浆期;稻秧先泛黄后金黄,说明稻谷成熟了。这些变化,都是稻谷生长周期的特定风景,凭着风景,是施肥,是减水,都有了可靠的依据。这正如爷爷落种一样,浸在缸里的谷种是有生命的,关注谷种的生命,就是每天去看几次,要看稻种的芽头是否露出、露出芽头的长短,再决定落种的日子。爷爷说,什么时候去落种,这时间不是人决定的,而是谷种的芽头决定的。

这里说的是庄稼,回看菜园,发现另一个事实,菜园里有许多蔬菜是埋在地下的,如山芋、土豆、花生,还有芋艿、茨菇。它们是否长大,是否到了可以挖出来烧菜吃,都需要看长在上面的蔬菜样子的。母亲说过两句话,我至今记着:一是要看时间,这时间可能是指各种蔬菜的一般生长日期;二是要看样子,这个样子是指蔬菜在生命阶段中的外在表现。除此之外,这个生命阶段里遭受的生命挫折,也能在蔬菜叶的长势里看出来。有一年,与母亲一起采挖土豆,母亲手挽着几片土豆的叶子让我看。不少叶子是黑色的,一派萎靡的神色。母亲说,土豆一定又少又小,挖出来一看,确实如此。

大自然万事万物,都有着属于自己个性风采的表达,发现并预判结果,其实不是很复杂的事。它们独特的生存方式以及生长原理,都在千方百计地展示着生命过程的奇妙变化,倒是我们的眼睛、智慧跟上了没有,这个才是我们需要认识的问题。而最值得引起警觉的是:我们肉眼发现的某一现象,是否通过我们的观察摸索出了规律,因为规律与我们生活的相关性比较大。(高明昌)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