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安武林:与善良同行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安武林     编辑:王瑜明     2023-11-09 15:03 | |

我去小区的邮局取稿费的时候,经过小区的公园。在马路牙子上,坐着一个老人。老人的旁边,放着一辆电动轮椅车。电动轮椅上,放着一个长条的匣子,巴掌那么大。我以为那是一台收音机。

我匆匆从老人身边经过,好奇地瞥了一眼,觉得老人真有趣。怎么听收音机,还坐在马路牙子上了,毕竟,这里人来车往,还是有危险的。我忽略的一点是,收音机根本没响,没声音。老人呆呆地望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到了邮局,发现人很少,我是最后一个顾客。给我办理完取款手续后,邮局的工作人员就下班了。我往回走的时候,发现老人还坐在马路牙子上。

哎哟,这么长时间,老人坐在马路牙子上,有点不对劲儿。我俯下身子,关切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不回家呀,一直坐在这里?”老人家难为情地笑笑说:“轮椅没电了!”我这才发现放在轮椅上的黑匣子,原来是一块电池。我说:“你怎么不把电池换上呀?”老人家说:“我拆不下来!”

我说:“你怎么不找个路人帮帮忙呀?”老人家说:“我不好意思!”

我心里一热,这样的老人,是羞怯的,难为情的,善良的,也是倔强的,固执的,可敬的。他能吞下人生所有的苦,能承受人生所有的累。

我对机械类的东西,反应很愚钝。我上下拖拽,硬是取不下来这块电池。我拿起轮椅上的电池,上下左右观察着,突然,我发现电池有卡槽,有下旋的按钮。嘿,好办。

这一次,我轻轻一摁按钮,往前一拉,把没电的电池就卸了下来,然后很轻松地把有电的电池装上了。老人一摁按钮,有电了。我搀扶着老人,把他放在轮椅上了。老人家的腿非常乏力,我差不多是把他抱上轮椅的。

我问他:“你怎么不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求助呢?”老人家说:“我手机在家里充电,忘了带了。”

老人家住在北一,我住在北三,同一个方向,但间隔也有两三站距离。我提出来陪老人家走一段,但老人家想去公园转转。

得,我把老人家送进公园吧。

我把轮椅推上马路牙子的豁口,贴着公园的围墙,向前走十多米,就进了公园。老人家的电动轮椅车,一会儿撞在土坡上,一会儿撞在树上。真危险。

我担忧地嘱咐他:“慢点,慢点,速度不要太快了!”

看着老人家电动轮椅车顺当了,我才和老人分别。我在公园转了半圈,又看见了老人。越过银杏林,老人家来到了小湖边。

我笑着说:“哎呀,你跑得真快呀!”老人家笑了:“我三四年没来过这里了。”老人家说话,声音不紧不慢,吐字清晰,普通话很标准。言谈举止,显得很优雅,有风度。我想。这个老人至少是一个知识分子。一问,果然是。他是高级工程师,毕业于东北工业大学。老人家自豪地说:“就是张学良办的那个学校!”

老人家是哈尔滨人,五十岁退休,今年刚刚八十岁。他住在北一区儿子的家里,儿子是公司老板,公司在鸟巢那里,他的女儿刚拿下律师证,将来也会到北京发展。话里话外,透露着自豪感。

老人家原来是不外出的,自从亲家母送了他这台电动轮椅车,他就四处走走了。亲家母是武汉的,这个轮椅车两千七百多块。老人是知足的。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开玩笑问老人:“如果没有遇见我,你打算在马路牙子上坐多久呢?”老人家笑了:“这个,这个……”老人家支支吾吾,有点儿尴尬。

不过,现在老人家不需要任何帮助了,我和老人家挥手作别。

回到家,对夫人说起半路遇见的老人。夫人说:“能帮助别人,就帮助别人吧!”我所做的一切,夫人占了一半的功劳,因为,她与我同行,我与善良同行。(安武林)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