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夜读 | 宁白:那一杯酒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宁白     编辑:王瑜明     2023-12-07 20:30 | |

  吃过晚饭,出门散步去。

  穿过斑马线,人行道旁有一片不很宽的草地,被一丛丛粉红的蔷薇围揽着。我停步在了草地边,两个中年汉子,把草地当作餐桌,在这里吃饭喝酒。

  一位憨厚,胡子拉碴,穿橙色工装,像是清扫马路的环卫工人。他端着盒饭,吃得正香,米饭的白,衬得脸膛黝黑。一位捏着小酒杯的,穿着深灰夹克衫,头发齐整,像个领导。两人面对面,中间,摆着四五个菜,醒目的是一碗红烧肉。

  领导喝酒,工人吃饭。有点好奇,也有点不平。我蹲下身,问工人:“你怎么不喝点?”“上班时间,咋能喝酒?!”是河南口音。“领导就能在上班时喝?”“他早下班了。”这时,领导发话了:“这两天,他晚上加班,要迎接检查,我自己买了几个菜,陪他吃个饭。”

  这一下,我怔住了。紧接着,亮着声调对工人说:“你碰上好领导了,领导买的菜,多吃点,那碗红烧肉,别给他剩了!”他呵呵乐了:“是的,是的。我们领导好着呢!”

  每个菜都动得不多,工人盒子里的饭,说话之间,已吃掉了一半。他似乎无所谓能否喝上一口酒,有领导在夜晚的街头陪吃,拘谨之外,脸上有一种不易察觉的满足。

  领导抿了一口,酒香飘散。慢慢地说道:“他们加班辛苦,我陪他们吃,反正在家吃也是吃。”“在家陪老婆吃,多热乎,在这陪员工吃,还自己搭钱,不过,这方法好啊!”“大家互相关照着,把事情干好就成了。”说着,又来了一口,挺舒坦的模样。

  离开他们,右转弯时,又回头望了他们一眼。这一幅街头夜餐图,让我觉得,酒,有时还真是个好东西。很多时候,喝酒是男人特有的一种情感表达。尽管那位工人看着领导独饮,但喝酒陪餐流露出的对他的关切,他一定感受到了。漂泊在城里打工的村民,他们常常孤独,更懂得也更珍惜人情。

  这个场景,这一杯酒,使我的思绪有了几十年的跳跃。

  年轻时,我在大庆油田工作。千里草原,一到冬天,冰雪皑皑。油田钻井队在寒风雪原中坚持钻探,机声隆隆、热火朝天,春节也不休息。

  油田领导牵挂着他们。党委书记宋振明同志,大年三十,带着白酒,坐上吉普,顶风冒雪,去草原深处的钻井队,慰问钻井工人。在这个家庭团圆的日子里,他要向亲人不在身边的钻井工人,敬上一杯过年的酒,一起欢度除夕之夜。

  帐篷里,工人和书记围坐在一起,每个人都端上了酒杯。工人感谢书记,说:有宋书记的这杯酒,这大年三十就不孤单了!书记笑了:今晚喝酒、吃肉,饺子管够!他说,代我向你们家里的父母、老婆拜个年,明年的日子一定会过得更好!热情、真诚、吉祥的话,顺着香辣的酒,一起流向了工人们的心里。帐篷外,彻骨的寒风,卷着雪片,呼啸而过。钻井工人那股豪爽喝酒的热乎劲儿,像要融化帐篷顶上那层厚厚的白雪。

  除夕夜,在风雪中与工人碰杯;月光下,在街头陪工人吃饭。差别在于,一是欢饮,一是独酌,他们手上的那一杯酒,却都表达了对员工的尊重和牵念。我在大庆的同事,曾是1205英雄钻井队的副队长老于告诉我:宋书记常来他们钻井队,有这样的领导,我们干活,心情舒畅,身上劲头大着呢!钻井工人,与牵挂他们的领导,人远,心不远。庆功会上,书记和他们一样,开怀大笑,使着劲儿鼓掌。

  宋书记后来去北京当了石油部长。他虽然离开了大庆,但是,大庆的工人们仍然惦记着他。他去世时,年仅64岁。按照遗嘱,他的一部分骨灰留在了大庆。至今,已经进入老年的石油工人们,聚在一起时,常常会念叨他们的这位老领导,流露着当年的那一份情感和敬意。

  我和宋书记的女儿曾在大庆油田指挥部“二号院”的一幢平房里办公,在不同的部门。上班时,门口见到,会互相打招呼。父亲的过早离世,让女儿心痛,她却表现得很坚强,支撑她的力量,有部分来自大庆的工人们,对父亲的由衷的尊敬。当年斯文朴素的小宋,现在也该是一位两鬓染霜的老太太了。不知她是否仍在大庆?我在千里之外,遥祝她生活安好。

  散步回来,月光下的马路,被清扫得纸屑、树叶、烟蒂全无,放眼看去,银辉一片。

  一杯酒,醇香入心,经久而不散……(宁白)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