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夜读 | 良渚玉琮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俞 果     编辑:史佳林     2024-02-12 21:00 | |

  2023年岁末,去杭州余杭区良渚住了两晚,专程去了良渚文化遗址。遗址很大,总占地30多平方公里,仅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就坐拥3.6平方公里之广。整个群落覆盖三个乡镇,有村舍、祭坛、水坝、宫殿、城墙等行政要素。这规模如同一个国家的雏形,令人叹为观止。

  良渚包罗万象,泛泛说玉说不过来,只能说说其中最典型的器型:玉琮。

  良渚考古发掘最具代表性的器物应该就是琮,数量最多,器型也最大。当然还有玉璧及其他。我对良渚印象最深的是古玉琮,挺拔的四方柱形,中间圆孔。玉料斑驳,玉质已沁为暗红色或黑褐色。仿佛映射出新石器时代晚期那奇伟瑰丽的神秘感。

  中国古代有“天圆地方”之说,玉琮属于祭地之器。《周礼》中说“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礼天之璧,璧面大于中间的孔。孔璧相当名瑗,孔心大于璧面则称环。天地四方六礼,只有“礼地”之琮,在良渚让我膜拜。

  古代盗墓贼,偷金银珠宝不偷玉器。因为金银珠宝可以流通,可以出手换钱换物,而玉为帝王家私享,不能交换,拥有者还有牢狱之虞。最典型的例子是1968年发掘的河北保定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了著名的“金缕玉衣”。考古学家发现玉片还在,但串联玉片的约2公斤的金线早被盗墓贼一根根抽走了。弃价值连城的“金缕玉衣”而窃椟还珠仅取其“金缕”,盗墓之潜规则使然。

  看见良渚玉琮之后,我一直在想它和古钱币的造型之异同。琮,外方内圆;币,外圆内方。琮的历史,比外圆内方的“秦半两”早了两千年左右。民间有个说法:做人要像古钱,外圆内方。形容为人要懂得圆滑,内心又不失原则。那么史前远古的人们呢?他们推崇的是外方内圆的琮。做人要具玉质,言行必须方正以示,内心才可圆融自处。钱币乃人际交换的俗件,玉器是天人交流的神物。俗人自可外圆内方如币,君子理应外方内圆似琮。

  琮在良渚时代是礼器,也是良渚古国的重器,乃神权的代表。它的象征意义类似于稍后的“鼎”,所谓逐鹿中原无非夺鼎之战。鼎原来是烹饪器物,后来才演变成国之重器。而琮一出生就是纯粹的礼器重器,格调更高。琮以节为制式,多为一节琮。但良渚有一柄如炬般矗立的玉神人纹十二节琮,好似权力层层叠加,又犹如旗杆高举问天。

  良渚诸多玉器中,玉钺不可不提。钺本是兵器,如斧形。原先石钺属于砍伐类生产工具,如鼎起源于烹饪器物一样,后来才慢慢演化为权力的象征。至于玉钺,诞生之日就归入仪仗之列。玉琮代表神权,玉钺代表军权。

  不要小看良渚古国,它虽盘踞吴越,可比吴越古国厉害多了。它曾扩展到皖赣,据称史上“良渚国”势力占据半个中国。它的玉琮曾经可以指喝吴越甚至挥斥半个中原,有“琮举”如同“鼎立”之威。

  因为有了琮,琮璧之上有阴纹线刻、浅浮雕、半圆雕甚至透雕。可见当时刻刀已非常坚硬锋利,工匠的技艺也相当成熟。没有精湛的冶炼工艺,难以完成玉石切割、琢磨、抛光、钻孔等精雕细琢。

  良渚用玉量非常大,又引出一个问题:它的玉料是哪里来的?不可能从新疆、东北等万里之外运输过来,只能就地取材才能成就良渚文化的灿烂。但当地至今没有发现过玉矿。1982年,在江苏溧阳梅岭找到了透闪石软玉矿藏。经测试,梅岭玉与良渚用玉属同一玉种,专家认为这里是良渚用玉的产地之一。目前,苏浙两省仅勘探出梅岭一个玉矿,毕竟还是偏远了一点,两地相距160公里之遥,难言就地取材。有人预测,在遗址群内的天目山余脉,一定有一个玉矿存在。这给人以十分喜悦的期待。

  有学者强调,良渚文化是夏文化的源头。这个判断令人有些恍惚。以此推演,至今夏文化尚未得到文物考古的有力支持,只是在文献史册中存在。良渚文化考古发掘却证据确凿,巍然屹立,而夏文化却不知所终。历史研究从来讲究探源,现在反倒是索流。换个角度说,有源何愁无流,但文献记载必须获得考古支持才能称之为信史。

  国内许多著名遗址大都是当地农民挖地时意外发现的,然后由专业团队跟进发掘。比如:秦始皇兵马俑、三星堆、河姆渡等等。但良渚遗址却是由良渚人施昕更有意识的田野考古,于1936年首次发现。他当年25岁,非考古专业。上一年他在西湖博物馆(浙博前身)打工时,参加了对杭州古荡遗址探方。一件有孔石斧引起他的注意,他联想到家乡也有相似之物。于是回乡试掘,次年即获成功。慧眼识珠,从古荡石斧到良渚玉钺,一年田野之功,一个华丽的转身。可惜天不假年,他28岁因病逝世。1959年,夏鼐命名此处为“良渚文化”。良渚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施昕更这个名字值得记上一笔。

  浙江还有一个同为新石器时代的宁波余姚河姆渡遗址。以我观之,似乎更喜欢良渚文化。因为这里有玉,有琮璧,有玉钺。玉是君子之德的第一元素,《礼记·玉藻》:“古之君子必佩玉”,比德于玉,亦温亦坚。多好!

  我甚至喜欢良渚这名字。渚,水中小洲。多么美妙的一个地方。良渚说琮,所谓伊人在水之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良渚,自古有德之地,君子泱泱之风。(俞 果)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