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夜读 | 杨柏伟:叶圣陶与赵景深的君子交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柏伟     编辑:钱卫     2024-02-25 19:40 | |

  叶圣陶与赵景深的年龄差了八岁,他俩都是文学研究会的成员。


  作为一个曾经的、不太称职的辞书编辑,如果让我为叶圣陶和赵景深两位先生写人物词条,我发觉他俩的“概括语”竟然可以“共享”——作家、学者、教育家、编辑出版家。

  叶圣陶与赵景深的年龄差了八岁。他俩都是文学研究会的成员,叶圣陶是1921年创办时的发起人之一,而赵景深则是在两年后入会的。据赵景深回忆,他俩的文字交正是始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当时赵在天津《新民意报》编《文学副刊》,常在《小说月报》和《儿童世界》上看见叶写的小说和童话,非常喜欢。后来叶编《诗》月刊,赵就投去了两首诗,从此两人开始了通信。此后叶主编文学研究会的机关刊物《文学旬刊》,赵又投去不少稿子,几乎该刊每期都有赵的稿子。多年后赵还颇为得意地说:“有时同一期登我的稿子两三篇,几乎成为我个人的专号。”1924年,赵景深为叶圣陶的第二部创作集《火灾》写了书评,文末他感谢叶圣陶“将温柔敦厚的人格感化了我这彷徨歧路的羔羊,使我很愉悦的饮着幸福之泉”。

  两位神交到1925年才在上海晤面,此时叶圣陶是商务印书馆的编辑,正主编着《文学周报》;赵景深先是做教师,到1927年进入开明书店,“接棒”叶圣陶,主编《文学周报》。1930年,赵景深离开了开明书店,成为北新书局总编辑,并任复旦大学教授;一年后,叶圣陶离开商务印书馆,成为开明书店《中学生》杂志主编。至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叶圣陶与赵景深两位每每于开会或聚餐时见面,《叶圣陶年谱长编》《王伯祥日记》中记录了不少这样的“实况”。

  虽然叶赵各忙各的,鲜少串门的机会,赵景深记得他仅有的一次去叶家,居然亲见叶圣陶和妻子、小孩和亲戚,全家动员编辑《十三经索引》。他们之间的交谊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不过他们的著作每有出版,还是会想着互赠求正的。

  经历了抗战八年离乱,1946年2月,叶圣陶从重庆回到上海,主持开明编辑部的工作,与赵景深等老友重聚。这年8月,赵景深应《上海文化》杂志之约,写了一篇《叶圣陶论》,称赞叶是“真正的教育家、理想的编纂者”,这与叶圣陶对自己的定位——一是编辑,二是教员,不谋而合。其实赵景深本人,又何尝不是呢?

  新中国成立后,叶圣陶被任命为出版总署副署长兼编审局副局长(后来兼任局长)。在对私营出版业进行整顿和改造的同时,取缔了一批有政治倾向性错误的书籍,第一本书就是由赵景深担任总编辑的北新书局出版的《新知识辞典》。这个决定是叶圣陶1950年3月10日在出版总署的集会上宣布的:“此书有违人民民主,故令其收回销毁”,给“出版家及读者以一种刺激,并望出版家认真编撰也”。事后,赵景深想修补后再版,叶圣陶认为不妥,他于3月14日给赵景深复信。复信言辞恳切,以理服人,叶圣陶不愧是“圣人”!北新“改编增订,精审细校”的《新编新知识辞典》于1950年10月初版后,到1953年重印了十多次,畅销不衰,这也验证了叶圣陶所言“北新之名噪,而实利亦复不菲”。

  如今,叶圣陶与赵景深两位先生谢世均已三十余年。叶老的二十余卷文集以及他的传记、年谱都已出版,他的各种作品选本也不难找到。然而赵老较为完备的文集却至今未见,这可真的有点说不过去。(杨柏伟)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