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孙莺:荸荠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孙莺     编辑:钱卫     2024-06-10 10:10 | |

人有南北之分,荸荠亦分南北。

荸荠,即《尔雅》中的“凫茈”,可见来历甚早,上海人称之为“地栗”,此名在《本草纲目》《广群芳谱》中已见,所以未必是沪地土语。乡间称荸荠为“乌芋”,意为黑色的芋头,颇神似。广东人则称荸荠为“马蹄”。此名自百越而来,“马”是“果”之意,“蹄”是“地”的意思,百越词序是倒转写的,所以,马蹄就是“蹄马”,即地果之意。

人有南北之分,荸荠亦分南北。北方荸荠形大而色黑,汁少味淡;南方荸荠形小而色红黑,嫩而多汁,甜若甘蔗。北京人是把荸荠视为鲜果的,就像天津人把沙窝萝卜当成水果吃。旧时北京的冰糖葫芦,无非山楂和荸荠。荸荠削皮,蘸了糖浆,凝结后,如水晶般雪白,甚美。也有将荸荠和山楂间隔串成糖葫芦,红白相间,亦好看。冰糖葫芦亦是下酒菜。1936年,瞿宣颖在《北游录话》写了这么一段话:

如果夜长无事,沽一壶白酒,买一大包花生,对着熊熊的火炉,缓缓独酌,以解岑寂,这种意味,确是闹市中人所不能了解。偶然担子走过,还可以买几串冰糖葫芦下酒,风味尤为清俊。

只有长解酒中滋味之人,才会用冰糖葫芦下酒,生“清俊”之深慨。

旧时南方,万物依时而序。在诗人把酒送春,姑娘凭栏腰肢软的四五月间,正是种植荸荠之时。到了深秋十月,荸荠就可从田里掘出,成为冬季的鲜品。荸荠和藕、菱一样,有生、熟两种吃法。生吃,削去外皮即可。熟吃则有多种,有将荸荠煮熟后削皮吃的;有以荸荠切片和鸡片同炒,以鸡片之细软,来搭配爽脆的荸荠片的。地道的扬州狮子头里总要放些荸荠丁,取其脆爽,化解油腻。

20世纪初,上海的时髦女子以手挽荸荠包为时尚。所谓荸荠包,类于今天的水桶包,皮质或呢质做成,两根细长的带子缚住袋口,打个花结。从外观看,这包并不像荸荠,倒像是烧麦。在荸荠包出现之前,女界流行的是玻璃皮包,即塑料材质的手袋。当时的上海,玻璃丝袜和玻璃皮包都是舶来物,价格不菲。(孙莺)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