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七夕会·养育|焦金木:窑窝里的煤油灯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焦金木     编辑:钱卫     2024-07-10 13:52 | |

那年我在姑妈家的炕上翻筋斗,一脚踹进了窑窝,把煤油灯弄到了锅里。

四十多年前还有一些村庄没有通上电,村民晚上的生活照明就是煤油灯,能用上蜡烛算比较奢侈了。姑妈家离我们村有十多里路,是一个很偏僻的村庄,上学后每到假期父亲就会把我送到姑妈家小住。

姑妈家在村东头,院子挺大,我去了表哥表姐都让着我,姑妈也更宠我。姑妈家那房子中间是堂屋,堂屋两边的房间是卧室,我们称“里屋”,里屋各有一个大土炕,堂屋进门两侧是用土坯垒的灶台,灶台的深处连接着里屋的土炕,在堂屋烧柴做饭余火就会顺着连接处窜到大炕里边,一年四季都是热炕头,当然冬天是最舒服的。在灶台和大炕连接的这面墙上有一个三十厘米见方的洞,这个洞是建房时就预留的,我们那儿叫“窑窝”,它主要的功能是安放煤油灯,夜晚窑窝里煤油灯点上,可以给到堂屋光亮,同时卧室里也有光亮,一举两得。

我那年刚上一年级,暑假父亲把我送姑妈家小住。农村人都有早晨去田地干活的习惯,一天早晨我醒了发现炕上只剩我和小表姐,透过窑窝看到姑妈在堂屋正忙着做饭,灶台上的大铁锅冒着热气,已经熬了一锅玉米粥,堂屋的热蒸汽不时地顺着窑窝往里屋窜,小表姐赶紧把窑窝的布帘拉上。

这时我看到屋里热气云雾缭绕,像极了《西游记》中的天宫,便学起了孙悟空,在炕上蹦蹦跳跳,后来干脆翻起了筋斗,还让小表姐扮演仙女,我兴奋得竟然忘了墙上布帘后面的窑窝,一个筋斗一脚就踹了进去,只听见堂屋“哐啷”一声,随后姑妈大叫:“捣什么乱呢,油灯都弄锅里了!”我听到姑妈的呵斥声立刻静了下来,慢慢从炕上下来,光着脚走到堂屋的灶台前,刚才还透过窑窝看到锅里那金灿灿的玉米粥,此时布满了一层乌黑的煤油,窑窝下边墙上一道黑色印迹直至铁锅边,部分油渍已渗进了锅边的土坯里,锅沿上的窝头和馒头上也布满了黑色油点。看到后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吓得也不敢吱声,呆呆地站在那里。

这时姑父从地里回来了,他看了看我没有吱声,转身进了屋里,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准备好了挨打,姑父进屋后出来,手里拿的不是笤帚疙瘩而是我的布鞋,他蹲下摁了一下我的脚,问:“烫着没有?还疼吗?”边说边给我穿上鞋,我低着头,涨红了脸不知所措,姑妈一边捞出锅里油灯的玻璃碎片一边训斥着小表姐,这是一大家子的饭啊,尤其是姑父、大表哥、大表姐干了一早晨的田地活,累了回来要吃的早饭,结果被我一脚……唉!恨不得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姑父给我穿好鞋牵着我的手走到院子里,他默默地从厢房推自行车把我抱车上,我这才明白,他担心姑妈训我,骑上自行车送我回家。一路上姑父都没责备我,自己闯了祸,小表姐在家替我挨训,我回到家是啥情况还是未知数,不敢想。父亲一直对我是很严厉的,每次犯错都是笤帚疙瘩伺候,这次我也作好了回家挨打的准备。到家后,姑父和父亲寒暄几句后,把我放下就走了,对我闯的祸只字未提。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这件事已经深深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小表姐大学毕业后分到了洛阳,并且在那里安了家。姑父姑妈先后去世,我都没有能够当面跟他们说声对不起!去年出差去了洛阳,小表姐陪我去了龙门石窟游览,当我们驻足在卢舍那大佛像前时,小表姐指着远处半山坡上的石洞笑着说:“兄弟你看那儿,像不像以前咱们老家房子的窑窝?”我脸一红说:“像啊。”童年往事,倏地重现心头。(焦金木)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