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朵颐花生酱
大快朵颐花生酱

夜读 2024-06-24 16:48
夜读 | 大朵:白兰花小记
夜读 | 大朵:白兰花小记

一朵或两朵白兰花用丝线穿起来,别在衣襟上,有岁月的优雅,也有生活的甜香。

夜读 2024-06-23 21:00
李大伟:晚餐灯黄一家人
李大伟:晚餐灯黄一家人

饭后灯下,中国父母传播三观的最佳时分。

夜读 2024-06-23 13:32
叶良骏:唱支山歌给党听
叶良骏:唱支山歌给党听

周国桢的雕塑别具一格,以作品演绎对党对祖国的深情。

夜读 2024-06-23 13:31
梅子涵:轻描淡写
梅子涵:轻描淡写

我们都是在文学里结识,但是,我要记叙的原因是,他们都是美好的人。

夜读 2024-06-23 13:31
牛斌:夏天的雪
牛斌:夏天的雪

乳白色的絮像是行者在云层里撒下一把种子,柔软、蓬松而密集。

夜读 2024-06-23 13:31
江妙春:多年前的惊喜
江妙春:多年前的惊喜

《汲古斋传奇》是解读杨育新的一把钥匙。

夜读 2024-06-23 13:30
庞余亮:反穿衣男孩
庞余亮:反穿衣男孩

我多么希望红衣女人对我发火的那天,是男孩唯一的雨天。

夜读 2024-06-22 10:15
龙仁青:乾坤挪移水帘洞
龙仁青:乾坤挪移水帘洞

夜读 2024-06-22 10:15
胡圣宇:虫趣亦童趣
胡圣宇:虫趣亦童趣

夜读 2024-06-22 10:15
李宗凯:那次难忘的握手
李宗凯:那次难忘的握手

夜读 2024-06-22 10:14
夜读 | 高明昌:护塘北面的灯光
夜读 | 高明昌:护塘北面的灯光

几十年前,老家与大海的直线距离只有一千多米,很近。

夜读 2024-06-21 20:15
陈保平:保安的权力
陈保平:保安的权力

我们城市的安全靠许多人维护着秩序,警察、辅警、城管、保安等等。

夜读 2024-06-21 14:38
魏振强:大哥的肩膀
魏振强:大哥的肩膀

夜读 2024-06-21 13:45
夜读 | 汤朔梅:小婆与稻草人
夜读 | 汤朔梅:小婆与稻草人

小婆与我奶奶年龄相仿,却是残疾人,走路样子像螃蜞,一跩一跩的。

夜读 2024-06-20 20:35
影视故事 | 石川:搭超级环线高铁去看上海电影节
影视故事 | 石川:搭超级环线高铁去看上海电影节

今年上影节,我作为第一批乘客,搭上了长三角超级环线高铁。

夜读 2024-06-20 15:38
陈美:生命的姿态
陈美:生命的姿态

他们没有那样的觉悟,只是朴素地找到了一种安顿自己的方式。

夜读 2024-06-20 15:38
李行:在雨中走走停停
李行:在雨中走走停停

夜读 2024-06-20 15:33
驷马:与塑料较劲的人

夜读 2024-06-20 15:33
节气|夏至三候·半夏生——最美的星空
节气|夏至三候·半夏生——最美的星空

到夏至三候,夏天已过了一半还多。

夜读 2024-06-20 12:49
节气|夏至二候·蝉始鸣——荷影蝉声意无穷
节气|夏至二候·蝉始鸣——荷影蝉声意无穷

夏至二候,已是荷花初绽的时节。赏荷听蝉,是千百年来中国文人的雅兴。

夜读 2024-06-20 12:49
节气|夏至初候·鹿角解——生命需要这样的燃烧
节气|夏至初候·鹿角解——生命需要这样的燃烧

夏至的气息,也是自内而外的“心火”燃烧。

夜读 2024-06-20 12:49
夜读 | 章缘:绿色的眼睛
夜读 | 章缘:绿色的眼睛

小宝向我展示了什么是老病死,我对它实践了什么是爱的承诺。

夜读 2024-06-19 20:50
西坡:油氽花生米
西坡:油氽花生米

油氽花生百吃不厌,是最常见的冷菜,也是最爽口的零食。

夜读 2024-06-19 13:54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