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饭:蔡骏编故事的方法
小饭:蔡骏编故事的方法

说到编故事,蔡骏总是有自己的办法。一个作家总要有自己的办法。

夜读 2024-04-20 11:15
孙莺:菱
孙莺:菱

生菱甘脆鲜嫩,熟菱香甜细糯,各有其妙处。

夜读 2024-04-20 11:14
唐子农:雅集之乐
唐子农:雅集之乐

回视苏州应是吴昌硕金石缘的福地,在那里他结识许多金石书画诗词的顶流人物。

夜读 2024-04-20 11:14
曹国琪:论“等待”
曹国琪:论“等待”

等待是一件折磨人的事,轻度令人焦虑,重度使人抑郁。

夜读 2024-04-20 11:14
简平:一本没有寄出的书
简平:一本没有寄出的书

看着那份一直搁在书柜上封好了的快递,我泪眼蒙眬。

夜读 2024-04-20 11:14
叶辛:五十五年,结缘砂锅寨
叶辛:五十五年,结缘砂锅寨

跨进75岁的老年门槛,砂锅寨上的人和事,仍会时不时浮上心头。

夜读 2024-04-20 10:12
茶本:闲话日本武侠小说
茶本:闲话日本武侠小说

日本武侠小说风潮起始于1956年5月柴田炼三郎发表《眠狂四郎》系列小说。

夜读 2024-04-19 13:07
赵松:无尽的玩笑
赵松:无尽的玩笑

《无尽的玩笑》带给我的震撼和困惑,是同等的。在缓慢的阅读中,我被它吞没了。

夜读 2024-04-19 13:07
华强:拜谒隋炀帝陵
华强:拜谒隋炀帝陵

一代天骄,轰轰烈烈,拜谒隋炀帝陵,令人生出无限感慨。

夜读 2024-04-19 13:07
还一平:伦敦交规
还一平:伦敦交规

周末,儿子开车带我们去伦敦市中心理发,顺便去逛逛牛津街。

夜读 2024-04-19 13:07
张欣:攀缘
张欣:攀缘

当能力和德行不足以把握所谓的好事,终究会与之失之交臂。

夜读 2024-04-19 12:35
王萌萌:谷雨·余春鲜甜
王萌萌:谷雨·余春鲜甜

对于饕餮之人,谷雨是最好吃的时节之一。

夜读 2024-04-19 12:35
毛真好:穿对“新中式”
毛真好:穿对“新中式”

在日常生活中融入中式之美,是一种文化自信。

夜读 2024-04-18 14:38
刘亮程:姥爷的书院
刘亮程:姥爷的书院

知知1岁到4岁期间,每年来姥爷的书院住很长时间。

夜读 2024-04-18 14:38
钱汉东:为苏东坡词碑题书
钱汉东:为苏东坡词碑题书

夜读 2024-04-18 14:38
郑自华:母亲请客
郑自华:母亲请客

夜读 2024-04-18 14:38
马塞洛: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只舒适圈
马塞洛: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只舒适圈

我终于发现自己的舒适圈是在城里逛吃逛吃。

夜读 2024-04-17 14:26
肖复兴:三家店
肖复兴:三家店

那三家小店早就消失了,它们只存活在我和老街坊们的记忆里。

夜读 2024-04-17 14:26
黄飞珏:大猫的旅途
黄飞珏:大猫的旅途

那次港澳游轮游是大猫跟团的绝唱。

夜读 2024-04-17 14:25
何亮亮:吾华高罗佩
何亮亮:吾华高罗佩

高罗佩出生在荷兰,是西方出类拔萃的汉学家。

夜读 2024-04-17 14:25
洪水:李揆为何叹第一
洪水:李揆为何叹第一

李揆是唐玄宗、肃宗、德宗时期大唐朝野仰慕的人。

夜读 2024-04-17 14:25
黄中俊:离堆,长在我心里的一棵草
黄中俊:离堆,长在我心里的一棵草

去年秋天,我终于踏上了离堆,只为化解多年来无缘离堆的遗憾。

夜读 2024-04-17 14:25
赵丽宏:晶莹的记忆之珠
赵丽宏:晶莹的记忆之珠

陈建兴记忆中的往事和人物,不模糊,不含混,真切清晰。

夜读 2024-04-16 16:40
华以刚:中日围棋之复盘
华以刚:中日围棋之复盘

复盘等术语逐渐走出围棋小天地,进入人们的生活。

夜读 2024-04-16 16:40
走走:阳光下的水乡漫步
走走:阳光下的水乡漫步

游客在巷子里漫步,据说,它将蜿蜒到河边。

夜读 2024-04-16 16:40
周丹枫:海棠已是绿肥红瘦时
周丹枫:海棠已是绿肥红瘦时

这盆朵朵鲜花盛开的海棠,确甚赏心悦目。

夜读 2024-04-16 16:40
张樯:洪泽湖,春光下的大湖水韵
张樯:洪泽湖,春光下的大湖水韵

作为神州五大淡水湖之一,洪泽湖素有“大湖”之称。

夜读 2024-04-16 16:39
武昌路上老火粥:温馨的晨间时光记忆
武昌路上老火粥:温馨的晨间时光记忆

武昌路上老火粥,已成为一种记忆。

夜读 2024-04-16 16:39
曲玉萍:临海“垃圾山”变绿色游乐场
曲玉萍:临海“垃圾山”变绿色游乐场

谁能想到,一座“垃圾山”竟然是全丹麦最好的露天滑雪场、攀岩和徒步胜地!

夜读 2024-04-16 16:39
曲令敏:那一年,我们都病在爱情里
曲令敏:那一年,我们都病在爱情里

一曲《雪落下的声音》,轻轻地哼唱,比陈年老酒更浓。

夜读 2024-04-16 16:39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